我愛溫哥華

程學常 . 談衛那

 

我總愛在地球儀上尋覓

誰是我安身立命的家園?

 

他, 像一粒小芝麻

他的名字叫 ~ 溫哥華

 

他, 原不是我的國 我的主 我的家

現在我已認定了他

我選在他那兒重建 ---- 我的家

 

地球無邊無界何其廣

我已立定在那小小的芝麻之上

不必有誰作我的嚮導

我已攀登到 人間的天堂

卻不知天堂裡可有煩惱?

 

我們的家園

我們的家是用草莓醬糊成的;兼有奶油色鑲崁的門窗,座落在一片綠蔭似毯的草地上; 配以一棵棵不怕寒霜蒼勁的老松,以及四季變換開花的樹木花草; 吸引著我們做這屋子的主人

 

我們選擇的家園,位在溫哥華南端的列治文市; 本市是溫哥華的衛星城市之一; 飛機場往南開只要十分鐘的開車路程即到我家; 列治文是菲沙河出海的沖積平原, 低於海平面一公分, 卻受到移民潮的嚮往; 許多人會選擇安居於此, 最主要它全是平原, 全市沒有高低不平的道路, 屬於條件極佳的住宅區, 安靜寬暢, 家家庭園幽雅, 綠草如茵;最適合老人居住;我們的家偏於本市的南邊, 這個定點離農業區,僅隔一條大馬路,可眺望到西 北溫哥華的遠山含笑; 散步河堤, 欣賞風雲變幻; 靜待夕陽落海; 走田野、數菜色; 採草莓、聞麥香;河邊靜觀 垂釣; 騎車 散步到公園; 在漁人碼頭買海鮮 ……等等, 都在我們足跡可及的地方. 我們的家,正安坐在坐北朝南的全方位上。

從外觀看,我們的家是用草莓醬糊成的;兼有奶油色鑲崁的門窗,座落在一片綠蔭似毯的草地上; 配以一棵棵不怕寒霜蒼勁的老松,以及四季變換開花的樹木花草; 吸引著我們做這屋子的主人,室內大部份也用奶油色配合,時時透出一股溫和、明亮的光澤,由我親手設計的系列窗簾, 每片窗猶如點綴著一顆顆甜美可口的草莓, 給我一股陶醉之感. 每當清晨醒來,陽光無聲的從顆顆草莓裡浸透進臥房來,將間間臥室釀成花蕊堛瑭翿K世界似的,那份既溫柔又幸福且幸運之感,心情為之舒暢,如同夏日沐浴在透明清涼的草莓汁堙A我彷彿幻化成草莓仙子,酥軟的躺臥在草莓派的軟床上,清晨,睜開眼簾,即見室內如此的流光變幻,真不知是自己走進了夢堙H還是剛從夢中醒來?

我鄰居的家,各有特色,我喜以西點蛋糕作為它們的名字,有的似< 魔鬼蛋糕>;有的似< 巧克力汽士蛋糕 >; 有的純然是 < 冰淇淋蛋糕 >;有的是 < 芋頭泥蛋糕 >;更有 < 薄荷蛋糕 >呢! 房屋的造型, 使我聯想到台灣的樣品屋; 又想像它們是聯合國的博展會; 惟覺遺憾的是少了中國式的房子,有可能的話,我將來到蘇州去買一些庭園的建材,和屋頂的古式鑲瓦; 添加上去; 來個中西合璧,也別有風味,不買新的,要買舊的, 復古更有復興意義 ; 您覺得怎樣?

 

溫哥華的春天

四.五月裡的團團杜鵑花博覽會, 看得您目不暇給美不勝收.

 

家家門前有庭院-------------- 談衛那. 攝

 

溫情滿人間

來加十一年感言

APOLLO . 程學常

1992年6月25日到加拿大報到之後的十餘日, 從台灣經海運送達一百多箱的家具用品以及中國書籍, 開箱整理一番, 令我大為驚異, 萬里搬家, 沒有遺失一本書,也 沒有損壞一樣器物,真的要感謝正順的順利的服務到家了.

兩天之後, 我便騎著台灣運來的鐵馬兒在我們中意的香格里拉社區裡溜了一圈, 環境太美了, 經常遇上了老外( 應該我是老外才對) , 總是有禮的向我微笑打著招呼; 使我這個比較內向又不善用英語表達的中國人, 沒有一點陌生與隔閡之感

我經常騎著我的鐵馬沿著列志文最中間的三號馬路溜纜 到河堤去探險; 欣賞沿路的風光, 真可說無處不美, 無處不心儀, 尤其我喜歡看到年輕貌美的小女孩兒, 一身騎馬裝束, 神氣十足的騎在高駿的馬背上 ; 慢慢地在田間的小徑上 林蔭間溜馬, 那股心滿意足的神情, 正是畫報中的迷人風情, 尤其當她提著馬鞭向你回眸一笑, 真讓我飄飄欲仙的騎回家, 連晚飯都可以不吃了!

日子久了, 我才真正的體會到 加拿大人的美德, 在他們口中常說的一句話:

" 我能幫您什麼忙嗎?"

<熱心服務, 樂於助人>, 是加拿大人最高尚的德行了, 有兩三次我在半路上車子出了狀況; 一次是忘了關大燈, 就離開去玩了, 回來時, 一點電力都沒有了, 我正在發呆不知向誰求助的時候,一位年輕人開了一部越野車過來, 問我要什麼幫忙? 我說 "沒電了!" 他二話不說的馬上要幫我充電; 但是我的車子停的離他較遠, 他又下車幫我把車子推出來與他的車頭對頭, 並拿出他的接線來替我接上, 一下子就把車發動了, 當時內心的感激與感動不在言下, 令人更感激的還在後面, 他要我先開走, 他在後面好幾分鐘, 我伸出手到窗外表示OK謝謝了, 他的車子才消失在我的眼簾, 但他永遠的刻印在我的記憶裡 .

又有一次, 我的車子又發不動了, 一個 年輕人剛剛要離開停車場, 見我有困難, 馬上倒回來, 停好車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說: "車子發動不起來了?!" 他敏捷的爬上我的座位東看看西摸摸的一下子就把車發動了, 又是感激之情充滿我內心

我總覺得這兒不但空氣好, 更是滋生愛心的世界, 我剛來時無事常到耶和華見證人的聚會所去聽聽道理, 後來生活習慣了, 也會安排自己的生活了; 也就少去教堂了; 但是堂內的一位緬甸華裔葉太太仍是不肯放棄我這個沒有宗教緣份的游離分子, 每一兩個星期來我家一次, 送來新的教會書刊給我們閱讀, 有時還帶著長老來家中為我佈道 , 這樣的持續竟有七八年之久 , 她沒有一點不高興, 也沒有失望, 它只有一個目標, "救一個人" 不管那人是石頭? 是泥土?

我剛來溫哥華時, 每天去買報紙, 有一天天氣很冷, 我的衣著可能是穿得太單薄了點, 那位從廣東來的店老闆, 等我報紙買好對我一指, 喊我不要走, 見他手拿一件夾克要借給我穿回家, 免得我受風寒, 這種人情味令我十年都忘不了.

移民十年, 加國政府給一個退休移民的禮遇與經濟上的照顧, 以及給予加國公民生活上的體貼與溫暖, 是我踏入加國前難以想像的美滿幸福, 我要鄭重的向您說:我不但愛加拿大, 我更愛加拿大的 ~ 人!

2003年5月12日

 


回目錄頁
td>
回目錄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