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相思萬縷情

                        與張靜女士的偶然相遇       

 

在一種偶然的機會堙A我似大海撈針般的與張靜女士相遇了!我覺得她是我在十三億中國人中,一見傾心的第一個文藝朋友,我非常的珍惜這段緣份,因此,回來後,與張靜曾有魚雁的往返。

張靜人如其名,是一個相當沉靜又害羞的小婦人,要不是她與她先生陪同朋友擠在凡俗的人堆中,一同買“大件”,我想,我們這輩子是決不可能相遇的。

我們的相遇,在那個狹窄的 且複雜的地方,當我發現身邊有一個清雅脫俗女子低著頭與我一樣在等,初看之下,這女子有點像華僑,似乎不會說中文的樣子,因她不理我!很願結交朋友又愛說話的我也不理她,我們各人想各人的心事.不知過了多久,我的親戚還沒買好?而她也開始不耐的翹首盼望起來,就這樣,我們四眼相遇, 打開了心靈之窗, 發現了彼此,我們才開始交談起來。

原來,她不是華僑,她是江蘇淮陰人,畢業於京陵師範大學音樂系,啊!她竟然是學聲樂的呀!這回我的音樂細胞全蘇醒了過來,尤其當我知道她在淮陰師範學院教授聲樂,一股封不住的喜悅即刻蕩上眉梢!在我作了簡短的自我介紹之後,她那嚴謹 羞澀的語態即時轉換成親切、飛揚起來,於是,因為<聲樂>打開了話題,鬆動了彼此束縛在心靈堛漱@把鎖,我好奇的問她:

“你在大陸學聲樂很順利嗎?現在有機會上臺演唱嗎?”她搖著頭說:

“不!目前大陸正統的音樂,已經被現代的音樂給沒落了,為了堅持自己的愛好,與堅持美聲的唱法, 吃了不少的苦。

她操著蘇北人的口音,這恐怕是喜歡聽大陸人的普通話而成為她美中不足的地方。然而我卻被他的話觸動而有感的說:

“我過去也學過聲樂!而且也是獨唱的女高音呢? 只是當年沒有你堅持的勇氣,使得我在現實生活中變成一個無歌者,現在,碰上你這位堅持美聲者,多麼令我敬佩啊!”就這樣,我們在那麼一個世俗又繁雜的地方,因我們的奇遇與可貴的一份知音,即刻如觸電般在那個最沒有情調的地方, 心靈卻拉近了距離!她為我清唱了莫札特的小夜曲,啊!她的抒情婉轉的歌喉,真是一發非凡,美極了!尤其她那豐富的表情,流露出她對音樂的喜愛,引我回憶起當年以歌聲震撼舞臺的段段往事,我從她的歌聲與神情堙A看到當年的自己。

我們駐守在那個沒有氣氛的地方,不忍分開,我的表弟,她的先生與朋友終於買到了大件回來,驚見我們行同姐妹般的在唱和著,終於,彼此留下了地址。

第二次回大陸,到了上海,才寫信告訴她我來了,並約她一同黃山行,可惜她那段時間正好為學校的合唱比賽忙碌著抽不開身。我第二次重返大陸,沒能與她相見,這成了我心中一件不小的憾事. 誰知,當我要離開上海的前一天晚上,她千里迢迢的從淮陰坐客運車連坐了十四個小時才到上海, 就直接來看望我,但見她風塵撲撲, 皮膚過敏得厲害,竟是抱病的趕來,讓我心疼又激動萬分,我因上次未帶錄影機與照相機而一直抱憾在心,這回我可是有備而等著的,我與她共枕一夜,第二天一大早,我們散步到中山公園去,我想聆聽她那嘹亮的歌聲,但是,她的個性並不是屬於開朗開放的一型,看得出來,她對自己的萬里追尋感到不安,我諒解並緩和柔軟的一步步放鬆她的精神,我向她介紹我的家庭,分享此趟到大陸的意義與收穫, 並且讓她率性的談談她的家庭,留學日本的先生,以及他們對未來的期盼。她開始接應到我對她的一片真心與誠意了,她躲到樹叢中去吊嗓子,果然,她敏感的心逐漸放鬆了,嗓子開了,就在公園堙A那綠油油的草坪上,她先為我翻了幾個筋斗,啊!原來她還是體操能手呢!她很婉惜的對我說:我的素質原不在聲樂,而是體育!我是學校七項全能的選手呢!可惜我的身高不夠,不容易成功,所以只好忍痛放棄了!於是,她開始把公園中一棵棵綠樹當聽眾,草坪當舞臺,圍著我送給她的手染綠絲巾,開始了她的小小演唱,第一首是——

 

大海是故鄉

 

小時候,媽媽對我講

大海就是我故鄉

海邊出生,海堨耵

大海呀!大海!

是我生長的地方

海風吹呀!海浪湧!

隨我漂流四方!

 

大海呀1大海!就像媽媽一樣

走遍天涯海角,總在我的身旁

這首動聽的歌曲,正是中國人的心脈,聲波一傳出去,即刻匯聚了在公園奡疏B,運動的人們,他們都被張靜的磁性歌聲所吸引,一個個也熟悉的跟著唱和起來,那股感人心肺的場面, 令我激奮不已,回想起我們的巧遇,以及她那顆千里迢迢會新知的情意,今日能相會在中山公園內,唱出她底心聲,接著她又唱了一首:

“我愛你! 中國”,旋律優美,歌聲高亢,歌詞的真切,讓我越覺得自己在大海中撈的不是“針”,而是一塊中國之“瑰寶”啊!

 

我為她錄下了影像,保留了珍貴的歌聲,並在她面前許下諾言,只要她出國深造,學成後,通知我, 我一定設法讓她到臺灣最有水準的音樂聽演唱,必定能一鳴驚人

 

回來以後,從三十卷珍貴錄影帶中,讓我一再重複看聽的就是那個五月的清晨, 在中山公園內, 張靜為我演唱的< 一曲相思萬里情 >的實況錄影,我對張靜的這份知音情緣,永懷心中

 

我相信這才只是開始,現在她已與留學日本的夫婿在日本神戶團聚, 相夫教子, 過著幸福美滿且忙碌的生活; 未來是否有緣再相會? 我深深的祝福她! 也靜靜的期盼著。

        敬請待續

回到主頁
.0pt;font-family: 細明體;mso-bidi-font-family:細明體;color:red'>敬請待續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