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出關、童心猶在

                      訪問兒童文學大師  陳伯吹     

 

陳伯吹大師!凡是熱愛兒童文學的大陸兒童、家長、老師,沒有不認識他的。然而,在臺灣的文化界,恐怕知道他的人不多!而我就是一個未曾聽說過他的人。

沒想到,在我第二次去上海時,有此機緣拜訪了他。那都因為我喜愛兒童,研究文學,更是一個兒童文學的創作者。上海朋友說,既然你熱愛兒童文學,怎麼能不認識這位中國兒童文學中最老的前輩呢!終於我們見面了。

見面的禮是我的一套“文思滿書香”和一張是我特別製作的名片,名片上除了我的姓名,住址外,另一面寫了“老子出關,童心猶在”幾個很特別的字,當初設計這張名片, 是憑了一時的靈感,並沒有刻意要送給誰?何況那時我根本不知道有陳伯吹這位老前輩呢!沒想到,這張名片送得如此貼切,當我們初次見面,正如我名片上所形容,陳大師雖已八十四歲高齡,卻仍保有了一顆童心,這顆童心感應力特強!我們從完全陌生的兩個個體,由於對兒童有一份共同的執著,一見如故的投了緣。

我看他慶幸的且寧靜的與師母倆兒, 生活在一個建築高雅的花園別墅中,這在大陸已是相當特別的了!然而,它,並不屬於他們夫婦所有,一棟花園洋房卻隔成了三家人住呢!

陳大師從十七歲開始創作童話,一直到今天,未曾因兒童的長大,自己年老而停筆,也未曾因過去政治因素而放棄了兒童文學,他是文學界的老將,為中國的兒童文學作了開路的先鋒!

上海,少年兒童出版社在為大師出全集,第一卷是童話集,現在已出版了,這是大師獻給兒童最珍貴的禮物。陳大師為兒童文學的推展前後出版了七十多種的著作

在大師筆耕了一甲子的文學創作之後,深感“兒童文學”後繼乏人,於是,他把歷年來積儲的稿費伍萬伍千元人民幣捐出來作為基金,用其利息每年評獎。而今年已是第十屆的評獎了。

不料,近年來,銀行存款減息三分之一,以致去年第九次發獎時,已發生困難,幸有多方單位及人士鼎力支援協助,而今年也同樣面臨了窘境,然而,他仍一本初衷,出錢又出力的堅持下去,這份提拔後進的精神著實可佩,如今,世上有多少人仍保有這樣一顆愛心?讓我們這些活在自由世界堛漱H感到愧顏的!

然而,根據大陸一些愛好又關心兒童文學的朋友,並對陳大師有所認知的朋友談起:有一些青年作家和評論家批評陳大師的兒童文學觀已太陳舊,尤其陳大師堅持的認為兒童文學的最大目的就是對兒童進行教育!這種將教育含在其中的文學是不能取消的,雖然他對年輕人相當的賞識,鼓勵,寬容,只是,年輕人又怎能理解到他的這一甲子的創作歲月的堅持呢?

更可貴的是,陳大師把每年得獎的作品,都由少兒出版社出版專集,給予新血輪的積極肯定,這樣有始有終,把兒童文學的推廣工作當作一生的事業,要不是他確實有一顆未老的童心,在他本應與夫人共享晚年,上北京與獨子陳佳洱先生生活在一起含飴弄孫(陳佳洱任北京大學校長),然而,他卻奉獻了自己的所有。

世界上已先有了“諾貝爾獎”;中國卻因陳大師的畢生奉獻,鼎力的支持與投入,也設立了“陳伯吹兒童文學獎”,我們怎能不對他的建樹肅然起敬呢?

後記 : 陳伯吹先生已於幾年前與世長辭; 也可以說他是真的出關去了;十三年後, 我再回上海, 正巧路過他居住的宅院, 門是敞開著的, 雙腳卻踏不進去, 因為我知道這一切的往事已輸入在我的腦海裡, 成為永生的記憶體; 我僅在此向上一代的兒童文學大師致以無比的敬意

 

回到主頁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