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天涯愛筆人

                           老人大  訪問記       

 

讓我有機會接觸到長寧區的老人大學,真是意外的收穫。

當然,老人大學並不大,那只是一間間普通的教室罷了; 一點也不吸引人,然而,坐在堶掛Е腄A聽課的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他們可一點也不含糊,洋裁班就是洋裁班,老師在臺上教得認真,老學生可一板一眼的學得仔細,個個都專注的在記筆記,畫樣式。

當我來到另一間教室,今天上的是書法,只見一位聘自華東師範大學的年輕教授,在輔導大家練字,個個學習認真,修心養性的練著,此刻我的興致大發,也來加入他們的習字課程,自稱自己也是退休的人,應有資格進老人大學了,大家見我那麼有興緻,真的給我一枝筆,讓給我一張桌,開始練起字來。然而,我一向未養成懸筆的習慣,叫我學樣懸空,可真不容易下筆呢!

年輕老師頂會鼓勵人的,老同學們也稱讚我老當益壯,還頂有一手的,這一會兒我不由得飄飄然起來,請求老師當場為我提幾個字,老師果然寫了一首李白的“下江陵”,文氣十足,飄逸中帶有勁道,我如獲至寶,於是,我說,我也來揮毫給大家留念吧!我舉筆一無考慮的抖出:

同是天涯愛筆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就這樣,我上了一節的書法課,有一種豪邁之氣充塞心懷,感覺身邊老人個個可愛!我想,這堛漲悀H可有福了!每天都來此學習,一科一學期只收十四元(台幣約70元),日子不但打發了,也學到了知識與能力,並且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有年輕教授的引導與鼓勵,生命是何等充實呢!

人,是應該活到老學到老的,老年人如一直在永續的學習,必然與年輕人不會有代溝的問題,並且,在家立了好榜樣,子孫都會受到好的影響。

其實,我們臺灣也老早就有老人大學了,許多老人也受惠無窮,而上海據說是一區就有一所,並且從老人大學畢業出來的烹飪班與洋裁班,都有一些老人合開的餐館,和一些服裝店,價廉、物美,的確給老人們開了出路,回收了成熟的經驗與智慧。

在我看來,一個人的確需要時時學習,現代的兒女越來越忙了,要想兒女時時守在身邊,是不可能的事實,老人如不能有一些打發日子的事做做,沒有自己的朋友,要想完全依賴兒女,那必定會造成許多社會問題,所以,早晨公園散步運動,白日上老人大學;下午睡個午覺,幫忙兒女做點家事;晚上與兒孫生活在一起,這才是一個老人的充實生活呀!

其實,老人的智慧,生活的體驗,人情世故都比年輕人老道,真是薑是老的辣呀!然而,叫一個六十歲的男人就要稱作老人,一個才五十五歲的女人稱老太婆,也未免太早些了吧!所以,老人如能集合老人,一同來為社會做一些年輕人做不好或疏忽了的事,不計名利,只求奉獻心力與智慧,不與年輕人搶飯碗,爭鏡頭,幫助年輕人把文化傳揚,把各門的基礎打牢,更重要的是一定要繼續活出自己來,只要不是臥病不起就要勞動,永續學習,生命才有意義,兒女才更加敬重你!有人說,中國大陸是老年人的天堂,其實,那堻ㄛO老年人的天堂;那堣]都有人間的地獄,這完全在於你是否生活在不斷的充實與進步中了!

 

回到主頁
table>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