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抱琵琶半遮面

                      記一個小女孩的 ~ 大珠小珠落玉盤

1990年的上海市,人口約有兩千萬,(正與臺灣人口相近),共分十二個區,其中以上海西南方的徐匯,長寧兩區,發展較快,文化水平較高,而長寧區約有六十萬的人口,在長寧區有最著名的愚園路第一小學,是一個辦學相當認真與研究風氣很盛的迷你小學,校舍不大,但是,老師的素質要求相當的高,一個有理想,肯努力認真教學的老師,在這所學校是受到相當器重的。顧校長曾語重心長的對我說:“現在,老師的待遇不好,老師們從事教育工作相當辛苦,我們的要求又高,尤其希望任用的都是具有敬業精神的老師,所以,只要知道那埵釵鴞n老師,我一定想盡辦法去聘到,好老師’對辦教育太重要了。

當我看了他們的低年級語文科漢語拼音教學之後,我深深的被這位年輕的老師所吸引,她教學所用的方法、語言 教學過程不正是我們台灣國語科的混合教學嗎?幾乎是沒有兩樣的!那天,有許多外賓,也有家長來參觀,應該是一次家長教學觀摩日吧!身旁的一位家長輕輕的問我:“你是從臺灣來的吧?”我笑笑點點頭,她很親和的又問:“你們臺灣的老師好不好?教學認不認真?我們這埵n老師難得,我們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被這樣認真的老師教到,我的孩子真是太幸運了!”

“那一個是你的孩子?”我好奇的問。

“那個坐在第二排穿白衣服,頭上戴花的!”

“哦!你的女兒真漂亮,好有氣質哦!”

“謝謝!我們只有一個孩子嘛!我們會心會意的栽培她,她課外還學琵琶!……”

“琵琶?”我的心一驚!琵琶這玩意兒可不是好玩的呀!這麼小就要她彈這個……嗨!真不能令人相信!

“我的女兒已經學了三年了,彈得很不錯呢!”這位有心的母親似乎找到了可以誇耀自己孩子的物件。

“真的呀?我好想聽哦!好想聽你女兒彈琵琶!”

下課後,我把想聽這小女孩彈琵琶的意願跟顧校長表露,她馬上說:

“沒問題!我讓她和我們的小朋友利用中午時間表演給你看!你留下來吃午飯吧!”

她很迅速的就安排下去,當我一口氣看完三位老師低、中、高的國語科教學之後,果然,午餐時,出現了國樂團,舞蹈團,以及書法,國畫……他們在我面前熱烈的 感情豐富的表演了他們課外活動培養的舞蹈與國樂,同時出現,畫畫的,寫書法的也當場揮毫著,讓我有目不暇給,耳聽不及之感,然而,心中卻一直在念著,那個小女孩呢?她為什麼還不出來彈琵琶?我只想聽她彈呀!別的再好聽好看,我都產生不了興趣了!在萬分等待中,終於,這位小女孩來了,原來,她才剛入學,還沒有資格參加學校的國樂社呢!她抱著學校的琵琶,坐在我的對面,一股嬌羞的神態看得我著了迷,我!我彷佛成了尋陽江頭的白居易了!而這個小小女孩兒替我彈出了我底心事,為我譜出了我的“琵琶行”,那份欣喜,那股知音的激情,與她那大珠小珠落玉盤,顆顆顫動心靈的韻味兒,一曲終了,我忍不住與她相擁!今日,她才七歲,已經學了三年,那麼她四歲開始就進入這樣一個扣人心弦的世界!現在,她的琵琶聲震撼了我,將來,她又會撥動多少人的心弦呢!

 

回到主頁
r>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