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幼教老榕樹

  赫女士 ~ 全國幼稚教育教材教法的總編

 

上海,長寧區,愚園路上的愚園幼兒園,是關心大陸幼稚教育的人,值得去觀摩的學園。

兩次回上海,都有幸參觀了這所幼稚園,並且深入的觀摩 了他們的教學,實地的拍攝了他們教學的諸多重點,並且與該園的園長、老師們作過真切的交流,還參與了他們教師的備課活動,最值得稱快的,是我也很大方,在他們的要求之下,我用“龜兔賽跑的故事”作了一節頗有創意又具啟發性的示範教學,同時,震撼了自己也震驚了他們。

這所幼稚園最大的不同,在於這個幼稚園中還附設了一個全國幼稚教育的“教材教法的設計與實驗研究的小組”,所以,這個幼稚園頗具有代表性,實驗性,每個老師在這個研究小組的薰陶之下,均能發揮所長。這個研究小組真所謂是一棵幼教界不可多得的老榕樹!

尤其帶動全園實驗研究的趙赫女士,應屬國家級的高級教師,她在別人都積極的向上成長的時候,她卻執著的領著園長老師們默默往下紮根,分秒必爭的付出她畢生的智慧與教育理想。

她現在已經退休,(大陸規定,女的年邁五十五,男的六十,必需退休)原來,她十七歲就在此園任教,進而當了該園的園長,直到退休,為這所幼稚園打下穩固的基礎,可說是她大半生的付出。而附設在該園的研究,實驗小組,仍退而不休的由她領導編寫教材,研究教法,而由長寧教育學院的教學科研中心負責帶動,並推廣他們一步一腳印的實驗, 以及設計編寫出來的教材。

猶記得與趙赫認識,是兩年前的事,當時,她正埋首於編寫全國幼教教材忙得不可抽身之際,仍挪出一點時間與我交流,我對他們正在進行的研究感到新奇,因為他們所要做的正是我過去從事幼教所堅持的教育方向,尤其是,去年我就參觀了他們的教學,發現有一群幼兒陶醉在“秋天的落葉“這首歌堙I他們沒有整齊劃一的隊形,沒有僵硬的口號,老師彈著鋼琴,幼兒們發出自然的,用極感性生動的表情,動作來呈現一種開放、自由,屬於一種藝術形態的情境,幼兒已進入忘我之境地,這一驚非同小可,在大陸教學竟然能如此的開放,是真的嗎?這可能是他們的樣板嗎?

我對該園的設備,也萬感驚訝,除了全園座落的地點較不宜發展外,在上海寸土寸金的地方,能有如此一塊幼兒樂土可也難得了,戶外設備不談,室內的所有設備都是開放的,各種積木玩具,科學角,娃娃家,小小醫院,植物觀察角,創作角……等,與國內的開放教育設備沒有什麼不同,當我第二次去參觀教學與活動時,我相信活教育確已在上海生根了。

他們的科學教育,語文教育,著重在能力的培養與感官的教育並重上,例如:老師教空氣的熱脹冷縮,她們不但讓幼兒實地試驗,操作,並且還當場煮湯圓,讓幼兒來觀察熱脹冷縮的原理;老師在講完一個故事之後,必提出一些問題來問幼兒,並鼓勵每一個幼兒都能站起來回答,認真思考問題,並要大大方方的說出自己的想法,這種形式正是我個人一直力行的方向?而親眼所見,能言善導的幼兒比比皆是!

我想:雖然我看到的只是一個特例,不可能是中國大陸普遍的幼教現象,尤其,我只是來到中國的門口,抽樣的看到了一個實例,不能算數的,然而,縱然他們的理念作法未必普及到全國,但是,我想,我終於碰觸到了他們的教育理想,發現與我們的理想竟然大同小異啊!

所不同的是他們從一開始,老師就從事分科教學,科學、語文、美勞、唱遊……都由專任老師來教導,尤其著重備課的活動,老師必需先對教材熟悉,設計新穎教法,經過小組一再的研究教學上的細節,才讓教師依照教學計畫專注的教學之,以致老師能教得徹底,紮下的教育基礎的根基較厚實!

然而,這種教學要能達到一種登峰造極的境界似乎有些困境與障礙。當我的“龜兔賽跑”教學一亮出來,他們吃驚的見我能把故事、兒歌、歌曲、常識、遊戲很自然的融會在整個的教學中進行教學,完全的呈現出幼兒豐富的想像力與創造力,使得整個教學活動生動、活潑、有趣,自然到師生融為一體的程度,而我個人的激動更不亞於他們的吃驚,我能用完全陌生的幼兒,在四十分鐘堙A與幼兒們的心靈結合在一起,何況我已近廿年未真正的接近幼兒了,這又是什麼力量促使我敢如此大膽的做一場示範教學呢!這恐怕就是我強調教學應是一種藝術,我似乎有一種能力是他們尚未能達到的呢!

當我教學完畢,趙赫女士激動的過來擁抱我說:

“啊!太好了!太好了!你的教學是藝術,是我們一直想達到卻始終達不到的境界,今天,總算讓我大開眼界了!”我更激動的說:

“不!是你們孩子的基礎打得扎實,我只要一澆水,他們馬上就發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們的教育是著重在垂直思考上,以致,都能夠擁有很深厚的學習基礎;而我用的卻是水平思考的創造思考教學,讓孩子能回到原來的自我,發揮他們原該有的創造力。而老師們在分科的教學前提之下,我想是很難達到這種境界的,因為,很難融會貫通所有科目,運用各種教法來貫穿教學,而在臺灣的幼兒教師,是什麼都教的,只要有十年以上教學經驗的老師,想達到此境界並不難!

終於,師院的教授們和趙女士,以及該園的園長,主任,及老師們,都相信我的分析是對的!我建議他們能夠將初出茅廬的老師,必需依照原來的形式進行分科教學,讓自己特長能以發揮,更使自己的專精更深入,然而,五年後,應嘗試各科的教學,對各科教學累積有基本的認知與經驗,十年之後,應開放老師的教學,由老師將所有經驗整合出來,成為一個有水平的老師,由他去自由發揮。

這是我們最後得到的一個理想的共識!上海長寧區愚園幼兒園是一個深入研究實驗幼兒教學的園地,凡是有志從事幼稚教育的朋友們,去大陸,不妨去參觀這棵<幼教老榕樹> 並進行訪問吧!必然能給您許多的啟示!

 

回到主頁
>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