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緣千里來相會

             記我與 談彥廷先生 鄒兆玲女士 的奇緣

 

談彥廷先生    作家,上海師大 文學教授    

鄒兆玲女士    上海閘北教育學院院長          

我一直有種感覺,自從大陸開放以來,許多人都回去與親人團聚,而我也曾隨母親回鄉省親, 拜見了上百位親人,但是,我發現我只有親人,沒有朋友,是一個不可思議的現象,尤其是出生在外地,而八歲即來了臺灣,怎麼還記得幼時的玩伴兒呢!因此,我起了一種念頭,我要回大陸去交朋友,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文化教育界的朋友!這樣,或許因有共同的語言,更會激發彼此的成長,也可能才有機會架好兩岸的溝通橋樑!

有一天,我在大學中教寫作的表妹家發現了一本書,書名為“寫作”!好奇的翻開目錄,發現本書與我寫的“文思滿書香”的意義不謀而合,心中大喜,拍案叫絕,表妹見我愛她收藏的書,主動要送給我,我也就毫不客氣的收下了。等回來仔細的拜讀,不但是我心中想尋找的書,正是一本近代大陸作家文學創作的鑒賞與寫作方法指引的書,書的作者談彥延?作者也姓談?與我同姓呢!真是天下無巧不成書了,我越發好奇起來,此書是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那麼他或許也住上海?會不會是我本家的親人呢?這位學者我一定要認識他,於是,當我第二次要去上海時,我就托引薦我去上海交流的朋友張公澍先生代我打聽,果不所料,他原來就在上海教育學院任國文系系主任呢!於是,在張先生的安排下,我與他見面了!

談先生是廣東人,而我是江蘇常州人,但是,我們都因對寫作有一份狂熱,寫的又是同類的書,自然我拿出自己的三本拙著請他指教,作為見面禮!真可說是一次有緣千里來相會的晤談,談教授一無架子,謙虛和藹,溫文儒雅,尤對別人的看法不作主觀的批判,我忍不住說:

“你是個讀書人,你的家必定充滿了書香的氣息,會擁有一個雅致的書房,能不能讓我一飽眼福?”並拜見一下嫂夫人呢?

沒過多久,談教授果真邀我去他家小敘,說實在的,我能與他們夫婦見面,真是三生有幸。尤其是,在我來拜見他們夫婦之前,有個令人吃驚的插曲,我竟然在長寧教育學院講課時的一位<被閘北區教育學院派來聽課的> 陳雲芳教授口中得知她學院的院長, 是談彥延教授的夫人~ 鄒兆玲女士, 我們在赴此約之前另有機緣與他夫人先已見過面了。

原來她夫人是上海市閘北區閘北教育學院的院長鄒兆玲女士!而我到閘北教育學院的實小作了一場示範< 聽寫作文 >的教學並且還參加了閘北區的退休教師教育年會,在會中向大家淺談了我所認識的臺灣教育,我對鄒院長穩健又親和的台風感到無比的親切,那天,夫人在樓下廚房堙A親自為我與張公澍先生燒了幾道清雅可口的家鄉菜餚,我們四人圍在一張鋪著中國刺繡的小圓桌巾上晚餐!天南地北的傾談著,相談甚歡呀!

雖然, 他們共同的窩兒,只有一間約十坪大的房間,兼做臥房,書房、客廳、餐廳,兩夫婦的家居生活全在這間屋中運作,但見相對兩面的牆壁上,各嵌裝了整面的書架,讓我覺得雅室雖小,卻充滿了文化的氣息,尤其是,我的三本書也陳列其間,成為他們書櫃堛熒s客,而最令我妒羨又極度欣賞的是夫婦倆共有的大書桌, 是她當年的嫁妝,上一代藉此書桌默默地傳承了讀書文化人要比翼雙飛的美意: 夫婦朝夕相處,不但要共枕同眠,還能同桌讀書,寫作,又能同桌進餐,這樣的恩愛文化美眷,恐怕世界各國都不多見呢!

談教授的“寫作”一書,也只是上冊,而下冊正在排印當中,他對大陸的文學發展既用心又有催化作用,夫婦倆兒幾十年的心血都奉獻給文學與教育了。

我對大陸的文化人作了幾次抽樣的研究,發現他們擁有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的條件雖較差,但是能在極有限的範圍內用自己的文化心靈開拓出無限天空,共用一個溫馨的窩兒,仍是大有人在的啊!縱然台灣有著比較令人妒羨的居住條件,散發的卻不全是書香門第之氣息!我有幸在中國大陸能見到這對夫婦共圓一個相看兩不厭的夢!

 

回到主頁
菗搢滮ㄨ蔽犒琚I

 

回到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