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之我見

 

談衛那 著

1972~1989年

 

嘔吐:我的困境

我,是一個喜歡:自我學習、創造思考、開放自由,生動活潑,追求自我實現,重視情意教育的人;最不 喜歡:規格的、武斷的、一

 

元化條列式的規定,整齊化一的要求,惟恐權威式的服從……然而,很不幸, 我掉進過最不喜歡的“模式”堙A無以自拔。

 

當初,心靈被枷鎖後的掙扎,極力想叛逆,甚至?喊之心強烈,然而,越加覺得被無情的孤獨、寂寞之感 所籠罩,困境,越束越緊,幾

 

乎窒息了自己。

 

每當強迫自己在批閱一些“工廠式”的作業;填一些永覺填不完的“表格”;統計一些維護自我尊嚴,而 希望壓倒別人的“數位”,

 

讓活生生的一個人,專門去要求一元化的貫徹法令,在教室堙A操場上,無法 伸展自己的教育理念,剝屑了我與學生相處、溝通、傳

 

道、互動的時間,以致桎梏了我活潑的心靈, 抹殺了我的創意與創新思想,我想嘔吐!異常厭惡的想嘔吐!

 

我的人生,從此就得折服在眼前嘔吐式的規格堣F嗎?

 

不!人生,是不斷要替自己的“未來”走迷津的, 有能力的人,有創意的人,是不會被“權威”的阻礙所限制的; 懂得水平思考的人

 

,永遠是時代的先鋒。

 

因此,我自信我能擊破困境,還我本來面目,擁有一個:活潑、生動、開放、獨立、自主的生命,去從 事一份真正的“人本教育”工

 

作,要我周圍的人:熱愛生命,尊重人格,懂得情意生活,勇敢的向“ 傳統”挑戰。 衝突:現象傳真 在未說明我如何向傳統教育挑

 

戰之前,我願先以幾個在傳統教育中所碰觸的事件作為“引子”,讓有 心人來檢討、沉思、反省……

 

一、玫瑰花之禍

 

組長:覃老師,你出的考卷我跟主任都研究過了,其中有一題沒有答案,所以要麻煩你改一改!

教師:那一題呢?

組長:這題問題是:你在花園堙A看見一大片玫瑰花,你覺得玫瑰花像什麼?

教師:沒錯呀?怎麼會沒有答案呢?

組長:國語課本上是:許多落葉在天空中,像一朵朵會飛的花!你如照課本出,小朋友會回答 ,你這樣出,我們已經研究過了,不可能有標準答案。

教師:是嗎?我們大人沒有答案,小朋友會有很多答案的!

組長:笑話!那有這種事,連大人都沒答案,小孩那來的答案?對不起!還是請你改一改題目吧!

教師:如果我不改呢?

組長:不改?對不起,我們就只好公事公辦了!我勸你……

 

二、誰是劊子手?

 

組長:方老師,你怎麼那麼大膽?

教師:怎麼啦?看你一臉的緊張樣兒!出了什麼事?

組長:我們主任跟校長正在檢查你的作文簿!

教師:有什麼地方不對嗎?

組長:你的學生怎麼每一篇作文都沒按照預定進度上的題目寫呢?

教師:有啊,我是以作文主題為主,由學生自己去定一個更合適的題目,這樣不可以嗎?

組長:當然不可以,全校老師都是照著預定進度上的題目寫的,只有你一個人例外。

教師: 哦?那太令我意外也太失望了!意外的是我在這個學校已經十幾年了,怎麼到今天, 你們才發現我跟別人不一樣?失望的是,你真的扼殺了我唯一尚能生存的教育希望!

 

三、蒸小饅頭

 

老師甲:什麼?你們私立幼稚園一班竟然收一百零八個學生?這怎麼上課?

老師乙:習慣了嘛!人少反而不過癮了?你不知道,小孩在我的手堙A我一聲令下,全體都坐在椅上乖乖 不動,聽我擺佈,頂有成就感的。

老師甲:那……那不就等於在蒸小饅頭嗎?

 

四、人家都說…..

 

老師:李太太,我們為你的寶寶成立了一個溫馨的,照顧適合的,又能發展幼兒心智的幼稚園,歡迎您帶您的寶寶來參觀。

家長:在什麼地方?

老師:在通化街的……

家長:哦!免了,免了, 人家都說你們那種不教寫字的幼稚園,浪費錢!什麼都學不到……

 

五、初生之犢!

 

老師:唐君泰!你在做什麼?怎麼不寫生字?看你桌上亂成一團!

君泰:(仍是做自己的事,一桌子的雜七雜八!)

老師:這是寫字課,人家都乖乖的在寫字,你怎麼不聽話,趕快給我收起來!

君泰:(一對大眼睛倔強的,不服的看著老師,就是不收)

老師:你收不收?你不收!老師要沒收!

君泰:(仍是不動!氣呼呼的要跟老師對抗到底!)

老師:(好小子!你可竟然不聽老師的話,這麼沒彈性,將來換了老師,准吃大虧,一定得讓你吃苦頭!     好!我讓不聽話的東西,全部丟 垃圾筒!

君泰:哇哇哇——還來——

老師:你再叫!你再叫!我連你也......!

 

: 匱乏:

 

直到1980年代,許多人已被感染到了“開放教育之風”,尤其是,臺灣各師範學院的校園中已首先 刮著這四季不減的風,然而,不可

 

否認的,學理與現實仍是有一段不近的距離,記得三、四年前, 臺北市立師院陳青青教授曾經率領一班學生走進我的教室,看到過一

 

節活潑生動、創造力、思考性 特別的國語科教學

 

聽說,在早一星期,他們也看了另外一所學校同樣單元的教學,呈現出來的, 正是規格下的傳統教學,聽說引得學生們在返校後的討

 

論會上有一場激烈的辯論,仍有人懷疑開放 的可能性,有的驚讚這種活潑、生動的具啟發性的呈現,然而,有更多人是贊成傳統教育

 

的,因為 ,他們生來就在傳統教育下長大的,對創造性的教學欠缺信心,也無內涵與勇氣去接受挑戰,叫他 們如何去創造、引導別人

 

思考?

 

因此,使我深深的感覺,要想突破傳統,可非一日之寒,首先在傳統之門上,就先掛上了幾把難以 啟開之鎖,這些鎖,未一一設鑰啟

 

開它,開放的教育就難以有實現的一天。

 

現在,我願把我個人切身的體驗與發現,提供出來,以便有心的教育專家、學者為每一把鎖一一配 上鑰匙!

 

傳統之鎖

 

1.教學者必需按照課表上課,不得私自更改課程。

 

2.人數太多,場地小,桌椅多,較難有多功能,多用途的變化教室。

 

3.教室中不能陳列貴重器材(如答錄機、幻燈機等)會遭失劫。

 

4.缺乏各科具啟發性,統整性,階梯式的編序教材,精熟學習的流程,以便自學之用;一班一個老師,難以個別化的教學和精熟學習輔導。

 

5.教師往往缺乏包容欣賞,接納學生的雅量!仍感權威式的教學較有成就感。

 

6.課程緊密,留給老師、學生的空白時間太少!難以伸展自我的抱負。

 

7.教師的應變能力與創造思考的能力欠缺,難以突破傳統的枷鎖。

 

8.家長以孩子考試分數來判斷老師的優劣,開放教育下的孩子, 程度差的錯誤觀念。

 

9.小孩子無法長久控制自己的情緒與聲浪。會影響到別班的上課,遭到學校的誤解。在沒參與學習活動的人感覺班級秩序差。

 

10.時時創新,處處挑戰,又無依循之路,不是每位教師都能接受的。

 

11.評量的方式太繁複,難以貫徹始終。

 

12.教師無法接受“特殊”的頭銜,缺乏創新的,開放的觀念。

 

以上十二把大鎖,似乎完全鎖住了開放教育之門。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