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教育思想與背景

 

繫 辭

 

 

* 從個人的學習困境遇到過啟蒙老師

 

* 早從幼稚教育的教育改革開放起

 

* 郭豸所長引我從傳統到開放

 

* 教育玩具給我的震撼與啟示

 

* 1969 年我辦家庭托兒及安親班為了實驗發現學習

 

* 實小譚校長一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

 

* 譚校長的速讀教學理念是教育改革的基本精神

 

* 從速讀與作文教學看見民主多元開放的價值與精神

 

* <專題研究> 的一個月培訓, 給我打了專研的基礎

 

* 幾次觀摩教學的突出創意, 引發了我的創造思考教學與教學的藝術

 

* 為研發科學學習流程與能力學習卡及毛筆字教學法以及寫作72階的過程; 認識到編序學習的重要

 

* 教學生涯的高峰 ~ 開放教室裡的百花齊放

 

* 群體討論與分組討論用在開放教室的研究與實驗

 

* <文思滿書香><宏宏的甩竿>的誕生, 帶來的另一片天空與見證

 

* 從師範到師專 入空大 進師院進修, 跟著時代走的成長過程是我創作生涯與永續學習的自我教育及自我

發現的教育

 

 

一、教育與教學背景

 

求學階段,我是一個被父母老師要求學業成績 講求循規蹈矩的學生,父母 老師們雖然喜歡我,卻對我的成績平平

 

很失望,因為,我本性對老師們那種一無變化,二無情趣的教學難以消化,我尤其是一個記憶力奇差的人,理解力

 

也不強,一直成為我學習的障礙; 因此,常常會在了無生趣的課堂上,做自己的白日夢,或許就在那種情況下,逐

 

漸養成了思考的習慣,萌發了處處想革新的意念。

 

1957年師範普師畢業後,竟從事了十五年的幼稚教育工作,這是我創造力最旺盛的時期,在無統一教材又無升學的

 

壓力之下,適合用生動、活潑的教學方法,有充分自由、自主的權力去創新教材,研究教法、製作教具……以致,

 

養成了一邊編寫, 一邊教,一邊學,一邊改進,一邊創新的互教共學的習慣。

1968年,從高雄遷居臺北,認識了前幼幼托兒所所長——郭豸女士,她是幼教前輩,對當時的幼稚教育頗有影響力

 

,由她首創帶動幼幼幼兒園實驗的“發現學習”影響了我,也改變了我未來的教育之路; 我確信這是我真正從事教

 

育改革的源頭; 我雖然未正式參與,但是從她那兒得到的教育觀念,卻影響了我以後的教學生涯,也使自己的教學

 

更趨開放性與啟發性。

 

@ 想認識我的幼教生涯, 以及台灣的幼教改革, 請及時聯讀我給老師們寫的

 

三十七封信~< 幼教薪傳 >

 

 

二、自我發現

 

1972年,我從自我發現的學習途中,做了一次緊急煞車,原因是傳統的教育像是個權威性強烈的父母,在我僅僅方寸之地上,原想建立的自由、開放竟不堪一擊,為現實投了降,從此,放下幼稚教育跳進規格化的小學模式堨h,做了傳統下的低能兒。

 

我逐漸發現我的開放性格應出於天生!受家族的遺傳,而我的教育理念,也得自於在自我學習下的自我發現, 雖然,對杜威、皮亞傑、盧梭、福祿貝爾、蒙特梭利、弗洛依德的名字並不陌生,但是,原先對他們的教育理念及特色並不怎麼關心,當年追隨郭豸女士時得到的教育新觀念,也只是增強了我行為的“自我發現”的信念。所以,當我真正接觸了這些教育思想家的觀念時,我驚喜的認為,在思想上我們盡然出於一個本源; 教育理念上本屬一體的。

 

. 誰來分享?

除了郭豸所長是我的忘年之交的恩師之外, 1972, 終於我又遇到了兩位看得懂我的附小幼稚園李蟾桂主任及附小譚達士校長; 李主任在我決心停辦我的家庭托兒所的當晚他出現在我家中; 引薦我去見附小譚校長; 當譚校長決定聘我進附小教書時, 她鄭重其事的宣布說: 談老師, 我要你用你教幼稚園孩子的方法來教這班高年級. 這是我第一次與傳統

 

 

教育挑戰的開始

沒想到譚校長的這句話一直帶動了我未來的教育之路; 堅持了我的創意教學的信念; 現在回想起來; 她與郭所長一樣

 

是台灣教育改革開放的先驅 但是; 在那個剛萌芽的開放時代; 譚校長的精神完全著重在創新教材與研究教法上; 對教

 

育的傳統體制未能一並革新; 因此當我進入小學教育的“模式”堳寣A我被一些守在規格,秩序,分數、作業……

 

的同仁們所不屑,( 她們沒有我的教育背景與人格特質; 如何能看懂我產生共鳴?) 因而被守傳統與重分數的人所排

 

.我呈現出自己的低能,大家看到的,都是我的缺點。

 

 

誰來愛我?誰來器重我?誰來欣賞我?誰來幫助我?我發現,每一個人,都是各自為陣的一個獨立不同形式的瓶子

 

,瓶子婺邞漪O什麼?誰都看不見, 誰也不認識誰!尤其是從事貫徹的行政法令者,往往僅僅從瓶子的統一標籤與

 

包裝來肯定瓶中的內含與特質; 而我在教學中所

 

 

遇到的喜怒哀樂; 幾乎找不到一個管道可以傾訴; 誰來分享?誰來帶領我進步? 我的茫然使我開始後悔我走錯了路;

 

錯了船話雖如此說,我的本性仍是頗俱彈性的,我仍能在極有限的範圍內發展自己,緊緊背著開放的教育理想,創

 

造自己的天空。

 

我先灑脫的臣服在自己的低能之下,以致,所幸他們只看見我的無能,卻忽略了我的豐富然而,我絕不放棄我的信

 

念,我確信:創造思考的教學勝過填鴨式的教學,變化教學方法,絕對比過老師講

 

學生聽 的傳統模式;生動活潑的作業受到歡迎程度,絕對抵過千遍一律的機械練習;由小組討論所得知識與尊重各

 

人的多元想法絕對勝過老師片面的知識傳授,就這樣,在有限的範圍中,我從事的是無限的教育工作。這份喜樂,

 

誰來分享?我能毫無顧慮的告訴大家嗎?不可以!這是用寂寞、孤獨、裝傻才能儲蓄的教育財富。

 

. 心靈的朋友

 

 

在這個時候,

 

我遇見了一位心靈上的朋友 ~

 

徐喜美老師

一位令我一輩子都不能放棄的朋友

她不是我的校長! 也不是我的頂頭上司!

 

她是滋養我心靈與鼓勵我精進的好朋友;

她有調頻式的耳朵, 喜歡傾聽我的夢想

 

她有一顆寬廣的心胸, 去欣賞接受我的創意

 

她是我在汪洋中碰觸到的一條有帆的船;

 

她有我一生在追尋傾聽與分享的管道

 

, 這個管道一直持續用了三十二年至今

 

, 填補了我心靈中多年的孤寂與失落

 

她是我走在教育道上, 讓我有目標 ---------

 

能看見希望的好朋友

 

她有獨特且敏銳的鑑賞力

 

她有鼓舞士氣激發您努力上進的魅力

    

在此我無法一一向您分享我們的友誼與交往的喜悅

 

我只能輕輕的告訴您:

 

我們的友情

 

天長地久

 

永不移

              

徐老師及時的出現, 彼此心靈得到了滋養, 有了深刻的交往與分享; 最重要的是彼此在教育觀念上的契合; 以及我們能

 

夠在教學上彼此引起極大的共鳴; 雖然喜美從事自然科學教學與實驗研究的老師; 而我是高年級的級任老師, 縱然我

 

們同事的緣分只有三年半載, 她就離開了附, 進入台北市的國小去教書; 卻沒有削減了我們的友誼; 我們每次相約見

 

; 卻有說不完的理想與寶貴的經驗在互相激盪; 彼此分享的心得與成果是那麼的豐富與動人; 我們就在彼此的分受

 

中開啟了我們共同的教育天空; 這都是不能隨便說給身邊不來電老師們的語言; 我因為有此一個特殊傾聽與分享的管

 

; 才讓我安在附小教書, 直到我退休

 

唯一感到有些遺憾的是: 三十多年來, 我已習慣醉飲此杯的友誼酒後; 再也感受不到別的酒的魅力了; 直到今日, 她還

 

是像往日一樣在我需要她精神的支持與鼓舞的時候; 她都會及時的拉我一把; 為我打氣; 用窩心的友誼與正向的行動

 

來化開我的心結; 我想: 今生今世有此朋友, 我一生最大的幸運; 也是別人沒有的一筆永恆的財富啊!

 

五 我該懺悔!

 

我真的能夠在有限的範圍之內灑脫自如的從事無限的教育事業嗎?

 

我,畢竟不是白癡,由於內在的無限開放,外在造成的壓力就更大。

 

以致,在又要傳統又要開放的雙重負擔下,矛盾、衝突,錯誤,忙亂的腳步,在無空間的時空中偷時間,畢竟不能

 

事事如意,教育的成果絕不是短時間內能立竿見影的。

 

一個步調失誤,步步成了錯誤,加上學生的程度良秀不齊,現實常態的成績,永遠是落在別人之後。

 

自取其辱之心被點燃了,考試,永遠考不到最有價值的<潛在課程><學習能力><生活熱忱><人格尊嚴>,均不

 

在分數之內。

 

逐漸的,我的良知不安起來,我變成一個雙重性格的可惡老師,一邊,我執著在開放的理念上,另一方面,我又非

 

常不安的計較學生們在傳統中的表現,我要他們個個都能屈,能伸,但是,對兒童來說,太過份了,他們怎麼可能

 

在短期內盡如己意呢?

 

當開放教育在他們心田中抽芽之後,要他也具彈性的回到傳統,一些不肯合作的眼神,正反映著我一生向傳統挑戰

 

的鏡子! 提醒我該懺悔?我要如何做?才能平衡我處在開放與傳統之間的門檻上, 究竟該向裡去? 還是應向外望的

 

那股心理矛盾?時時沖激著我的心田;校園中長期的缺乏鼓勵, 需要增強的信心何來?最後,我終於找到了一條能增

 

強信心的管道,這個管道竟是另一種“格子”,在這格子中,我開創了我的“寫作生涯”!

 

. 著作:宏宏的甩竿

 

當我翻閱,研讀了“個別化的教學”以及日本緒川學校的”開放教育”,和“尼爾與

 

夏山學校”兩書之後,又是兩面透明的鏡子, 反映著我的教育理想。不同的是,我是單

 

槍匹馬的妄想在傳統的路上走出自己開放的風格!而尼爾與新點一成卻曾有過一群知

 

己,共踏過一段漫長的心路歷程

 

 

雖然,娓娓道來,也頗艱辛與坎坷,開放的緒川學校,畢竟在現實與無助中關了門,可見,這條路走來多麼

 

的不易啊。

 

我不能不在此向您說說我的著作“宏宏的甩竿”,這本書雖是我的文學創作,但卻也是我此生從事開放教育

 

以來的血淚史,因為,文中描述宏宏的所有情節,每句話都那麼的切身之痛啊!不但我的家人因我的開放教

 

育受到了衝擊,不但影響了我的婚姻生, 也影響了我三個孩子的前途 .

 

如果,您肯安靜的,一無成見的讀完這本書,我相信,您會因我的大膽和叛逆所震撼,何必只強調窗口邊的

 

“豆豆”!在您的手邊,就有一位活生生的“宏宏”!他或許會給您帶來更多的啟示與深思!

 

 

而我僅能說的是如果我的開放教育觀念是我堅持要走的教育之路,那麼開放教育正是我要用此理念來背的十

 

字架,邁向未來新世紀的道路; 那麼,書裡的宏宏的開放教育, 卻正似一個替我背上十字架走向開放教育的—

 

—耶穌!

 

 

 

 

 

 

indent-count:2.0;mso-pagination:widow-orphan'>—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