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知我心嚮往當在何處?!

溫哥華與重慶聯線 

 

zhuzhi :

談老師好!

Venus天空 說:

竹子! 這次大陸的文化教育之旅!  我很感謝您, 因您的關係, 讓我有一次很豐富的大陸行! 您經常為我做幕後雪中送炭的事情

zhuzhi :

我並沒有做什麼呀! 您現在回家了?

Venus天空 說:

是的 五月十四回家的

Venus天空 說:

做了好事不讓人知就是您的做人處事的最大特色! 但是受您恩澤的人不能不感恩在心

zhuzhi :

您再誇我,我得鑽到電腦堨h了,無地自容啊! 我根本沒做什麼!

Venus天空 說:

您最近很忙嗎?

zhuzhi :

是的

zhuzhi :

您這次大陸行,應該收穫很大吧!?

Venus天空 說:

您知道當晚十二點我在天津課程結束了! 下一站要去哪裡都還沒有決定好呢!

zhuzhi :

?

zhuzhi :

孔總那塈r!

Venus天空 說:

沒想到您這竹子給了我們及時雨 替我們連線促成其事! 讓我有機會再次的來到孔夫子的家鄉!

zhuzhi :

機會很好,幸好他沒出差太遠

Venus天空 說:

我與范亞紅小姐以及在北京的一位石峰先生一同坐火車去了曲阜!

zhuzhi :

不是我的功勞,是孔總的!

Venus天空 說:

沒有您的牽引我們或許還會有些顧慮的! 最後孔總的真誠邀約感動了我們

zhuzhi :

就是沒有我,孔總也一樣真誠的歡迎您去的

Venus天空 說:

這次因決定得太倉促, 我原來沒有去曲阜的打算! 所以我沒告訴他我會去天津!

zhuzhi :

要是您早說,他就去天津接您了!

Venus天空 說:

那可不敢當呀! 他清晨五點就到車站接我們了! 他撐著雙柺立在寒風中站了快一個小時

zhuzhi :

呵呵,誰叫他把時間給看錯了!?

Venus天空 說:

這個場景已是我心中的一幅名畫!

zhuzhi :

是的

Venus天空 說:

我見他的殘障很嚴重呢!

zhuzhi :

但是他的精力很充沛,一點都不像有障礙的人

zhuzhi :

我認識他一年了,他才告訴我他的腿不好,我還不相信呢,以為他騙我的

Venus天空 說:

他讓我們認識了許多儒學的專家學者 彼此交流得很令我難忘! 很有意義

zhuzhi :

我真是很佩服他,身殘志堅! 您跟他很投緣的

Venus天空 說:

  他是大家奮鬥的楷模! 謝謝您 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