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文化之旅的迴響與檢討

                       山東曲阜與溫哥華聯線

2006.7.26

 

ksheng-孔校長  :

你好,談老

ksheng-孔校長  :

我出去吃飯了,剛回來

Venus天空:

啊! 好久沒見到您了! 孔校長!

ksheng-孔校長  :

!我到處跑! 很少上網

Venus天空:

這個星期五晚上八點我們讀書討論會要討論莊子! 歡迎您!

ksheng-孔校長  :

,我不想參加了,沒意義!

Venus天空 說:

我很想您能夠來! 是莊子沒意義? 還是讀書會沒意義呢?

ksheng-孔校長  :

我的意思在讀書會,我不想發言!

ksheng-孔校長  :

你也看的到!我在堶惚傱爭

Venus天空:

不會呀! 有必要時您都說得很棒呀!

ksheng-孔校長  :

原來看小發言還有些見解,認識這段時間也很失望! 只會空談!

Venus天空:

是的! 是有一點同感!

ksheng-孔校長  :

我喜歡做實際事

ksheng-孔校長  :

我和你的處境不一樣

Venus天空:

它這塊材料或許不適合您我用

ksheng-孔校長  :

你老了,沒事!大家坐一起談談,我現在忙的很!

Venus天空:

是!

ksheng-孔校長  :

要做就做點有意義的事! 空談只能是浪費時間

Venus天空 說:

只是如能從您的行為實踐中借鏡您的智慧與精華就不是空談了

ksheng-孔校長  :

但你的談客門並沒這個需要

Venus天空 說:

要知道! 我老了! 我的時間更有限了! 如果還是只能空談那就真的不必談了! 也枉費了我這姓<談>的! 不是嗎?

Venus天空:

無言勝有言! 那我這個姓<談>的也就一無所用的了!哈哈!

ksheng-孔校長  :

我沒有評論你的讀書會的意思!只是告訴你我的感覺!

ksheng-孔校長  :

你我認識一年多了!你感覺你認識的人周圍有多少切合實際的做法?

ksheng-孔校長  :

我能想什麼說什麼,這正是我的坦然

Venus天空 說:

我並不真正認識他! 真不該論斷了他! 雖然我也不怎麼會欣賞像他這纇的人! 但是他又讓我感覺他是有些某方面的才能是我沒有的! 如果沒有包容的雅量, 真的就很難跟他相處了!

ksheng-孔校長  :

不象有的人就會逢承!

ksheng-孔校長  :

我們山東人個性都比較強! 耿直!

ksheng-孔校長  :

就象院長,他說話比我還直截!

ksheng-孔校長  :

但他和我一樣,對你老還是很尊重的!

Venus天空 說:

這裡面發生了哪些變化我一概不知! 我只是想既然有機緣大家談點好東西或是受點文化的薰陶與衝擊都是值得的!

Venus天空 說:

楊院長後來怎麼說的呢 ?

ksheng-孔校長  :

沒有什麼!

ksheng-孔校長  :

他只是對小四書很反感

ksheng-孔校長  :

就好比小學生評魯訊的書一樣感覺

ksheng-孔校長  :

四書五經博大精深

Venus天空:

他其實跟我一樣說話沒重心! 拉拉雜雜的說個沒完!還自以為是

ksheng-孔校長  :

我們身在其中! 聽他說了半天! 也不明之玄機

Venus天空 說:

我幾次從他身上看見了我的缺點! 我真怕自己像他!  我就會忍不住的跟他過不去了!

ksheng-孔校長  :

對你! 大家還是理解的!

ksheng-孔校長  :

身處異鄉,能對儒學有正確理解,我們都很感激

ksheng-孔校長  :

特別是你來之前,我對你大勢鼓吹一番

ksheng-孔校長  :

你講的時! 大家都聽的很認真

ksheng-孔校長  :

我們曲阜這些老學究們,都說我目中無人

ksheng-孔校長  :

看我景仰你老,他們就先接受了你的

ksheng-孔校長  :

就是你的配腳沒有選個好的

Venus天空 說:

是嗎? 大家因敬老包容了我! 對年輕人就有要求很難接受了! 說實在的! 我自己也是這樣的! 我的修養不夠! 我不能完全接受他! 我總在克制自己的感覺! 想讓他也能做點事! 但是年輕人一站到臺上! 好像別人都是傻子了! 真是感覺好糗!

ksheng-孔校長  :

你的助理亞紅很明智!

ksheng-孔校長  :

我也是特意克制自己學習接受年輕人!

ksheng-孔校長  :

但很難

Venus天空 說:

我想他可能認為他既然來了! 他或許以為也應要說些話! 但他不是我的助理!

ksheng-孔校長  :

我到是和你們這個年齡段的語言有共同之處

ksheng-孔校長  :

我想是我也老了,哈哈!

Venus天空 說:

您是經過許多歷練後! 您的思想也成熟了! 而他還在青蘋果階段呢!

ksheng-孔校長  :

和你同齡的那個老薛詩歌還是有一套的!

ksheng-孔校長  :

你和他老聯繫了嗎?

Venus天空 說:

我還沒有

ksheng-孔校長  :

我不在曲阜,他們隨便一個都能接待你!

Venus天空 說:

真是我的榮幸! 謝謝! 這兩天我還在整理我到曲阜的錄音!

ksheng-孔校長  :

我們曲阜人很好客

Venus天空 說:

這次文化之旅處處有溫情! 有交流! 但最讓我感動又覺得充實的, 就是在曲阜了!

ksheng-孔校長  :

就是時間太倉促,沒有安排好!

ksheng-孔校長  :

下次你在加拿大帶個有水的團隊來,我安排!

Venus天空 說:

尤其在這麼多專家學者面前我一點準備都沒有! 竟敢款款而談我的八座高峰! 回想起來, 我還真大膽呢!

ksheng-孔校長  :

哈哈,那是你感覺到家了! 才談的放開

ksheng-孔校長  :

也是我的這些老哥哥沒把你當外人

Venus天空 說:

是! 我事先未料我會有這個機會表達我這八個高峰! 後來想想! 我真的抓住了機會! 說對了地方!

Venus天空 說:

不管怎麼說我非常謝謝您給我這個機會認識了這些前輩們! 孔校長! 辛苦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