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旅日記》之五 上海

 

黑龍江 藍雪兒

 

2006年4月17日 

 

                          <一>

     

    這次來上海是陪Venus婆婆到希望工程講課。上午9點多點,從北京開往上海的列車進站了,下車後我忙到行堨]裹處取行堙C

   

   由於Venus婆婆跟我離開北京後不會再回頭! 所以必須帶著我們的全部武裝南下!唉!在北京就怕一路上會被吃了黑! 我們一路小心又小心, 因為已過四月中旬沒能買到臥車票是能硬坐 為了減輕旅途上的負擔! 我們決定這次將兩大件行李託運, 婆婆說:

這可我在大陸第一次托運行李!! 在車站托運行裡的過程我還是感覺被人黑了!

 

猶記得在北京站隨車托運行堮氶A行堻B有很多人,這時但見從行堻B物房堨X來一個推著小運貨車的年輕人,一眼就瞄上了我與Venus婆婆。他很熱心地要幫我們托運行堙A排長隊在後邊的我們像得到救星一樣,一聲聲謝謝。

 

這位熱心人讓我把準備要托運的行李放到他的小貨車上,然後讓我跟著快點走,說什麼否則要趕不上車了,嗯!我一邊答一邊跟著他後邊小跑。

 

說也奇怪,我們明明是在托運行堻B,怎麼還要跟著他往外跑呢?

 

你這是上哪?我警覺的問

! 我們要到一個可以幫你托運後直接送上站臺的託運處去託運。

! 你們真好!謝謝!謝謝!我又跟著好心人的後邊小跑起來。

 

終於跑到了一個偏僻地方,記得在一家食雜店右邊,看到一個牌匾:

 

“北京鐵路托運公司”

 

這個熱心人一進屋就說快,又來一個,快去幫她稱一下行

 

這時從屋堨X來倆個人,手腳還真俐落,馬上將兩大件行李用大麻袋快速捆扎包裝,稱重量的稱重量。

 

然後那位熱心人讓我進屋去交款,一進屋, 我發現完了,這回一定是被黑了!兩件行埵50公 斤重! 托運費192元。天呀! 比去上海的一張臥鋪票還貴呢。

 

我感覺被人騙了! 我心堳傶屭。Venus婆婆見我一直懊惱, 一路安慰我:

 

“錢是身外之物! 平安就好,吃虧才是福,你不吃虧, 怎麼知道你是被騙了呀,這也是花錢長見識麼。我倒覺得他們這些人很聰明,他們沒有學著乞丐伸手要我們的錢! 他們也是在自食其力幫我們解決問題啊!我們不給他們掙錢的機會,他們要是伸手跟你要錢或搶你的錢呢?你錢被搶了又怎麼辦?”

 

我給問呆了,再也沒說什麼。還是先給希望工程的弈老師發電話短訊吧,人家一路電話的打給我們。等發過短訊後,我心媟t自佩服Venus婆婆的善解人意和什麼都樂觀的從另一頭想的心態。

 

    原來那個城市都有故事發生呢。一夜難眠的坐到上海! 下車後我們去提取行李! 沒想到的是我們不能馬上取到隨車托運的行堙A工作人員說旅客要等三個小時後才能取行堙A這下我們都感覺疲憊交加! 但是我們竟然看見有一些人能不用等就取出來了。我很是不服氣,我又到行堻B去提行堙C呵呵,還是吃個閉門羹。車站行堻B的工作人員說他們要卸車分貨要很長時間,讓我三個小時後再來拿。

 

我們只好找那些可以不用等的人進去幫提行媢ヾA但是坐在數下的一個人跟婆婆說得要多付50元就能馬上帶人進去找行李,如我們能等三個小時後的正常提行堨u需2元的手續費。這個人說,要不你們自己算一算。

 

我跟婆婆商量結果! 時間就是金錢! 馬上拿出來是比兩個人去找個過車旅店休息後, 再坐計程車來提行李要省錢多了,他說的很有道理, Venus婆婆同意了。就看這個人把我的貨單給了行堻B的一個工作人員,工作人員叫我等一會。我好奇心,便問了問幫忙的人

 

 “你是上海本地人嗎?看你不像,”

不是,我這個工作也不好幹”我明白了。便問他:

你要我50元你能得到多少啊?他說

給車站內部人15元。

 

這樣讓我沉思,就是一些陳腐規定下的很多條條框框才造成漏洞,使這些人有機可乘。

我真不知道我們這次的南下! 是否真的上當了? 還是真的很幸運?!

 

                          <>

 

 取出行堙A我們即刻給异老師電話。异老師辦事既講效率又周到,他接到電話就在希望工程的大門口等候著我們了! 把我與Venus婆婆直接送到他安排好的講師休息房間休息。並告訴我們明天18號是Venus婆婆上一天課的時間! 講題是“全人教育及開放教學”。

    

 我第一次聽Venus婆婆講課,异老師說這些學員是來自全國各地的校長和骨幹老師。由於我們希望工程經費有限,就先培訓校長,讓校長回去培訓教師。

 

嘻嘻,我最佩服有知識的人,今天能和這麼的校長坐在一個教室媗末牷A哇!真幸福啊!

 

Venus婆婆講課很有方法,Venus婆婆講課很活潑,聽起來也輕鬆,好像我們與Venus婆婆一起在遊戲聽故事一樣,不知不覺地一上午就過去了。這種師生互動、共同遊戲的開放式的教學不僅聽得不累,反到是把所學的知識很自然的牢記了。

 

後來我才明白,原來這正是Venus婆婆推廣左右腦合作相輔相承的教育理念與實際的運用! 他曾根學員們說:

我現在用這種方式來帶動大家! 讓大家能熟悉這種方式! 然後再帶回去用這種方式來帶動您們的老師! 您們的老師自然也會用這種民主多元開放的方式去引導學生! 婆婆真是用心良苦! 用意深遠!

 

因為上了婆婆的課! 讓我認識了左右腦的區別! 我們當中有的是左腦人,有的是右腦人,就會有不同的形象思維和理性思維,結合這兩種思維特點而採取不同的教學方法! 就會讓大家都有興趣參與,充分調動了學生的積極參與感,使學生願意聽, 願意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