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旅日記》之四  北京

 

黑龍江  藍雪兒

 

2006413

   

中午與Venus婆婆低達北京,嗨!北京你好!我又來了。

   

其實在北京停留主要有兩個原因。

 

其一:我想去中國美術館幫哥哥買一本俄羅斯畫冊。據說美術館這期間正展出俄羅斯油畫300年。再幫弟弟買盒中醫用的刃針。

 

說起哥哥和弟弟我就非常非常的自豪呢。哥哥雖然不是榜上有名的名畫家,但哥哥的素描、碳鉛、國畫、版刻、油畫真的很棒呢。唉!說起棒我就生氣,就想罵世道陰暗的角落。要不是陰暗,哥哥一定是著名的畫家!可惜哥哥用盡10幾年的心血考取的魯訊美術學校就不明不白的被他人頂替了,這不明不白的頂替從此也改變了哥哥的命運。

 

不過弟弟還好,遺傳了父親的中醫學,自己進修七年的西醫學。現在他能獨自一人在伊春開一家小診所,中西醫結合的為病患治病了。

 

其二:Venus婆婆的一個英國網友于14日也會低達北京,兩人約好要在北京見面。

   

原來葫蘆島到北京的客車是在什麼----八王墳站停的車,那裡的地理環境看來很差! 下車後我就不知東南西北了。這可怎麼辦?我警覺的提醒Venus婆婆說: 聽說北京有一些人很奇怪。你向他問路時,他們總是指西為東的。我不理解他們為什麼這樣對外鄉來的問路人?

 

Venus婆婆對我說的話半信半疑,但也謹慎起來。我們開始用看相的方式找計程車,年輕的司機不找、不是善相的司機不找,也不管那些熱心的司機在我們面前問來問去。最後Venus婆婆向一個有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司機招手了。坐在車上,Venus婆婆還對司機說:你別騙我們哦,我認得北京路的我有地圖。那司機笑了笑,放心吧,我不會像那些人一樣掙昧良心的錢。司機還很熟悉路線呢,就按我的要求先照地址把我們帶到中國美術館,然後又按地址幫我找到中國中醫研究所。

 

最後才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院內, Venus婆婆的堂哥談展中教授家。這個司機真夠義氣,我們繞了很久! 什麼外環啦、什麼東直門了的,最後回到航天才要我們84.00元錢,還幫我們抬行堣W六樓,Venus婆婆很感動,給了他90.00元的車費。

 

 兩年多不見了,舅媽的白頭髮多了起來,舅舅這個老學者還是那麼精神飽滿。

   

我喜歡舅舅家的這種氛圍。無論舅舅還是舅媽每天早晨都相敬如賓的道聲早上好!晚上道聲晚安!這是很多家庭少有的習慣。還有讓我驚奇的是舅舅家的電話經常占線。電話成了舅舅學生的專線了,舅舅也因此常在電話堥S完沒了的講課。然後一句你曉得了嗎?才能結束。看著舅媽忙著管家務和照看還不到兩歲的小外孫女時的辛苦樣子,我什麼玩心都沒有了。唉!當年我媽媽照看我兒子時一定也是這樣子的。我有說不出來的感覺,想多接近一下這個美籍出生的華人小女孩兒。喜歡抱著她,逗她樂,就這樣我成了舅舅小外孫女的小朋友了。不知為什麼舅舅的小外孫女不高興時就叫我一聲“臭美妞”。嘻嘻,臭美就臭美吧!

   

 第二天晚上,我們在學校附近的一家四川麻辣風味的大飯店與Venus婆婆的幾個北京網友和英國回來的網友--- 羅瑩小姐歡聚在一起。一個大圓桌上! 大家互相的交流著,啊呀 ! 還是離不開Venus婆婆的全腦教育。

 

[原創 2006-07-01 16:18: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