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同認識世界教育改革的歷程

() 當今世界各國教育改革的重點

   為了加快教育發展適應社會和經濟發展需要的步伐,世界各國都非常重視教育,改革的重點主要有以下5個方面。

    1.重視提高教育質量。

    許多國家的教育危機,突出表現在普通教育質量下降。美國每年有27%的中學生退學,每年有]OO萬不及格的青年進入職業市場。英國青少年(8—19歲)中只有74%的人在上學。蘇聯中學生合格率不到70%。面向21世紀的國際競爭,要求各類人才具有全面的更高的素質。各國十分重視提高教育質量,特別強調兩條:一是重視思想品德教育。在第40屆國際教育大會上,許多國家政府和社會人土強調要對學生加強道德、倫理、紀律和精神價值的教育;二是提高文化科學知識的教學質量。許多美國人把教育質量的下降和青年厭學.視為比赤字更可怕的隱患。因為他們認為教育是發達國家經濟高速度發展的生命線,即“今天的教育,明天的科技,後大的經濟”。

    各個國家對高等教育的改革,也是把提高質量放在重要位置上。美國和蘇聯從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是高等教育發展的轉折時期,即由以發展數量為主轉為以提高質量為主的階段。美國在70年代由於教育質量下降,受到各界人士極大的關注,紛紛對本科生教育質量問題提出了尖銳的批評。1982年美國大學與學院召開了學術會議,專門討論大學本科教育問題。1983年4月,美國“高質量教育全國委員會”發表了有關教育問題的報告,提出近年來普通教育和高等教育質量的下降,使國家處於危險之中,迫切要求對教育制度進行根本改革,以提高教育質量,這篇報告引起了美國極大的震動。1983年10月,美國成立了“提高美國高等教育質量研究小組”。該組經過—年的調查研究,於1984年10月向教育部和全國教育研究所提交了重要報告:《投身學習,發揮美國高等教育潛力》。報告列舉了大學本科教育質量下降的許多事實,並對改進本科生教育提出了20多條建議,強調“高等學校要全力以赴地提高教育質量”,“在學科內容上跟亡最新發展趨勢”。各州都開始進行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的改革。

    蘇聯對高等教育質量尤為重視,早在1979年就發佈了《關於進一步發展高等學校和提高專門人才的培養質量》的命令,要求各高等學校切實採取措施,努力提高教育質量。1986年,蘇聯提出:“將各類專業學校中,專門人才的培養,提高到現時代要求的水平”。1987年,在《蘇聯高等和中等專業教育改革的基本方針》中,再次強調:“提高專門人才的培養質量是高等學校的主要任務”。

    1984年法國高等教育改革最大的特點是強調質量,他們提出:“高等教育的質量,大學運轉的效率,是國家在制訂高等教育法令時考慮的主要問題”。法國提出的高等教育要“現代化、職業化和民主化”,現代化的核心是提高教育質量。

    為什麼各因在教育改革中,十分重視教育質量的提高?這是因為:由於前一階段高等教育的大發展,數量上已經飽和,甚至“過剩”,從而使專門人才的供求關係的主要矛盾,已由數量轉化為質量。高等學校的教學質量有所下降,必須立即扭轉。由於現代科技的迅猛發展,對專門人才的素質要求越來越高,大學現有質量的標準已落後於客觀形勢的要求等等。

    2.修訂高等學校的培養規格,加強基礎知識,提高學生能力。

在現代新技術革命迅猛發展的形勢下,由於人類知識總量的激劇增加,知識和技術陳舊率提高,產業結構不斷變化,以及未來“資訊社會”的其他特點.要求高等學校培養具有綜合素質的人才即具有寬厚的基礎知識、專業面放寬、創造性、適應性較強的人才。因此,為適應這一形勢的需要。各國都在修訂高等學校培養規格。

    蘇聯在教育改革中提出:“高等學校的專業不適當地劃分過細,對一般學術和職業培養產生了消極影響”。要求“糾正按狹窄部門和學科設置專業,大量減少專業種數”,培養“高深基礎知識與扎實實踐訓練相結合的專業面寬的專門人才”,因此他們把重點放在調整專業設置上。蘇聯的高等教育的專業設置長期以來都是按學科來劃分的,專業分得過細。到了60年代,舊專業沒有調整好,新開設的專業又再按學科來設置,使專業面過窄的問題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70年代蘇聯政府一再強調要“培養專業面寬的人才”,但措施不力,仍然沒有解決好。在1987年頒佈的高等教育改革方針中再次強調:“要克服按狹窄的部門和按學科編制專業目錄的舊觀點”,“培養專業面寬的人才”。這次蘇聯下了大決心要求在近期內完成專業調整的任務,並提出調整專業的原則是按職業性質來劃分的,如工科專業按從事研究、設計、工藝和開發等工作類別分.把原有的“農業機械”、“礦山機械及機組”、“起重運輸機械及設備”、“泥煤機械及機組”等四個專業合併為“機械製造專業”。蘇聯在調整專業的同時,還注意加強大學生的基礎知識教育,並且提倡理科學生學習一些文科知識,文科學生學習一些理科知識,工科學生學習一些經濟管理知識等,強調要培養“高深基礎知識與扎實實踐訓練相結合的專業面寬的專門人才”。

    美國高等教育改革的重點放在提高學生的基礎知識上,這是由美國大學本科生的培養目標及其當前存在的主要問題所決定的。據美國一些教育專業團體的調查,近年來,在大學本科生中有一半人未達到學土應有的水平。在1964-1982年間,在研究生入學考試的15門主要學科中,有11門成績下降,其中下降得最多的是語言能力。因此,美同許多教育專業團體和各界人士紛紛要求高等學校要大力加強基礎課程,提高大學本科的基礎知識和基本能力。美國“全國高等教育問題委員會”提出高等學校如何提高大學本科生的基礎知識水平的建議:除了提高已有的基礎課程的水準以外,還需擴大幾方面的知識,如“外語和外國文化”、“美國文化史”和“科學技術威力和局限性”等。不僅要提高知識水準,而且要重視加強能力的培養,要進一步提高學生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的能力、交流能力和綜合能力。美國人經常說,送人一條魚只夠他吃一頓.教人去釣魚,就夠他吃一輩子。在教學中,注意培養學生自學能力,在高年級開展課堂討論,在學生中開設科研方法課,“獨立研究”課,教會學生利用圖書資料等。3提高新生入學標準,要求高等學校與州政府中等教育官員共同制訂中學修業的最低標準:修四年英語、三年數學和電腦、兩年科學、兩年外語,並在三年內先後修完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方面的若干課程,同時還要制訂普通教育考試成績的標準。該會建議今後凡是閱讀、寫作、講話、數位運算及推理能力等方面達不到標準的中學畢業生不能正式攻讀學士學位,對那些尚不具備攻讀學士學位條件的學生,高等學校必須幫他們先補課,及格後才能取得入學資格。其他國家在教育改革中也十分重視學生能力培養。日本規定21世紀教育目標中有一條“培養寬廣胸懷與豐富的創造力”,法國提出要培養高等學校學生既有領導能力又有被領導能力,蘇聯提出:“加強個別施教,發展未來專門人才的創造性才能”。

    3.加強高等學校與會計的聯繫。

    在現代社會堙A一些發達國家高等教育改革的一個重要趨勢是以滿足社會經濟發展的現實需要作為主要目標。蘇聯從60年代就試辦教學、科研、生產聯合體,取得了經驗,1982年5月正式通過《關於在高等學校發展教學、科研、生產聯合體》的決定。1987年,在蘇共中央通過的《蘇聯高等和中等專業教育改革的基本方針》中,第一條就是:“改革的方針和基本動力是實現教育、生產和科學一體化。要求這三方面建立一種新型的關係,對高級專門人才的培養和使用共同負責。所謂一體化是指:“高校和中專與國民經濟各部門之間建立合同責任制”,“建立教學、科研和生產綜合體,把一部分教學內容移到生產單位進行,包括科研實驗室和實驗工段,使學生在高校接受基礎教育,而在生產部門接受專業訓練保證教學過程與實踐的可靠反饋;使高校和企業之間廣泛交流幹部;新技術、新工藝方面的設計人員要直接為本生產單位培養專業人員工作,而高校教授、教師則參加提高工程技術人員的專業水平和充實其理論工作。這樣就能保證教學過程與實踐活動之間的可靠聯繫,同時也為教師提供充實實踐經驗的進修機會;高校和企業建立科研合同”等。據不完全統計,蘇聯到1978年已有77個現代化部門實驗室。到1980年,僅在白俄羅斯蘇維埃共和國,就有11所高等學校與當地企業、科研機構建立了29個各種形式的聯合體。美國從“贈地大學”開始.就有高等學校與工業、商業合作的傳統。20世紀初,美國出現“威斯康星思想”,即威斯康辛州立大學在教學和科研的基礎上,通過培養人才和輸送知識兩條渠道,努力發揮大學為社會服務的職能作用,積極促進全州的社會和經濟的發展,這一思想的實質是確立高等院校的教學、科研與服務的“三維”關係。所要解決的問題是:打破大學的傳統的封閉狀態.建立學校與社會的密切聯繫。60年代以來,美國的大學與企業建立的“夥伴關係”有很大的發展,許多著名大學都與周圍的企業,特別是新興的企業建立了“產學聯合體”關係。其中以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為軸心形成的“波士頓—坎布奇科學工業綜合體”,以三藩市加利福尼亞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等為中心形成的“工業公園”,就是這方面的典型。以斯坦福大學為主要依靠的“矽谷”所取得的成績已聞名世界。1983年由美國各界要人組成的“教育為經濟發展服務特別調查團”寫的《為最優化而戰》的報告中提出:“各項教改計畫必須著眼於教育為職業和經濟發展服務”。“實現教育改革,必須由教育、企業、政府三方人士攜手合作,其中以教育與企業界的真誠合作為主.只有企業界才深知未來的職業需要怎樣的技能和何種素質的人員。最近美國又強調建立“工業—大學聯合體”(中心),並預言“上百個工業—大學聯合體,將在今後五年內出現在美國大學的校園內”。

    英國於1988年在《21世紀90年代英國高等教育的發展》綠皮書中,強調高等教育應面向社會,為更有效地提高經濟效益作出貢獻。學校應當開門辦學,積極發展與工商界的聯繫並與地方團體建立密切聯繫,促進教育為企業經營服務。英國在這份關於高等教育改革遠景的綠皮書中,充分肯定大學教師經商的好處,要求大力發展大學教師與企業界的密切合作。

    法國政府為了改變大學經費膨脹、大學與社會聯繫減弱的狀況.從四個方面進行了改革:鼓勵工業界與實驗室聯繫,由公司企業確定科研選題;允許教授到私人企業工作2—3年,留職停薪;鼓勵大學與公司合作培訓在職人員;大學校長獨立行使權力,決定與工業界聯繫的方式,政府對向高教事業投資的公司,給予部分免稅待遇。

    日本政府為了適應大學、特別是國立大學和工業界日益擴大的合作形勢,採取了以下措施:鼓勵國立大學和工業界的科研人員開展研究.經費主要來自工業界,文部省也提供一部分;國立大學的科研人員在外界資助下進行科學研究;工業界的研究人員及工程師到國立大學從事研究生級的科學研究;建立大學與地方工業的合作研究中心;成立促進大學和工業合作的組織。為了進一步加強大學與工業的合作,成立了大學—工業科研活動諮詢委員會,全面研憲大學和工業合作問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代表薩利姆博士說,高等學校與企業的聯繫和合作,不只是聯合進行技術開發,應吸收企業界和社會各界人土參加學校領導機構。因為他們最瞭解社會的變化,能夠提出新的思想,這對高等教育的發展和提高是有利的。他還說,高等學校培養市場需要的人才應是自己配套的,但是,只適應市場需要是不夠的,還應培養一批促進國家發展、影響明天市場的人才。為什麼外國高等學校與社會的聯繫會日益密切呢7這是因為:60年代以來,隨著以電子科學為中心的現代科技革命的迅猛發展,勞動性質和產業結構不斷變化、要求高等學校培養出來的專門人才,不僅要具有良好的科學知識,而且要具備解決新問題的創造能力和能適應形勢發展的應變能力。要培養出這種新型的人才,靠封閉式的大學是不可能的,必須使大學教育向社會開放.大學生要走出校門接觸實際,學校要利用社會力量來共同培養人才,才能收到應有的效果o企業和科研機關也同樣由於面臨現代科技革命的挑戰,探感孤立地搞科研、搞生產,也難以適應形勢發展的需要。高等學校有著巨大的科研潛力,它具有一膠科研機構所沒有的各學科、各種類型人才的優勢。因此,企業和科研機構與高等學校建立協作關係,既可以加速科技的發展,開發新的領域;提高生產率,也有助於教學質量的提高,培養新型人才。

    4.大力加強教師隊伍建設。

    許多國家都認識到,重視教師的作用,改善教師的待遇和提高師資的水平、是高等教育改革成功的保證。美國認為,教師是高等教育工作的核心力量,他們的地位、精神狀態、相互關係以及對學校的責任感,對學生都是至關重要的。美國在1985年5月發表了一篇名為《國家為21世紀準備師資》的報告中提出:“美國的成功取決於更高的教育質量,而取得成功的關鍵是建立一支與此任務相適應的專業隊伍——受過良好教育的教師”。蘇聯指出:“教學質量,首先取決於教授和教師的組成”,並規定“教師在國民經濟部門要有一個長時期的實習(即擔任一二年的專家),並直接參加解決生產任務”。法國一些大學提出,教師“必須定期走出學校.參加實際的工作,或到企業工廠實習,或以其他各種形式參加再培訓、只有這樣,才能避免教師在心理上和方法上的衰退和落後現象。”日本教育學會1989年專門討論了“教師教育改革方向”這一命題,強調提高教師水平,加強對教師繼續教育的重要性。研討會上認為,大學不能以為只要完成規定的人才培養課程,就等於培養出一名台格的專業人才,更重要的是,教師要把學科教育的研究方法,或研究能力,扎扎實實地傳授給學生,教師必須進行終身學習,因為學生是多樣化的,教師也必須多樣化。

    5.高度重視大學生德育。

    許多國家在教育改革中,十分重視大學生德育。美國在1983年以來連續提出的幾份關於教育問題的研究報告中,不僅指出了教學方面存在的弊端,也指出了學校德育存在的問題,提出必須加強並改進德育。長期以來,美國學校在教育過程中存在忽視德育的傾向,造成教育質量下降。美國前總統雷根,針對美國教學和教育質量的下降、青少年的道德品質一年不如一年的狀況指出:“美國之所以存在教育問題,並不是因為錢花得少.而是因為錢花得不當,沒有把足夠的人力、物力、財力花在道德教育上。”美國報紙把學校不對學生進行倫理道德教育的狀況稱作“德育的空白”,這一“空白”已延續了2D年之久。克拉克大學的哲學教授霍夫薩默說:“對道德問題,學生們根本就未予以思考,他們不知道道德意味著什麼”,其原因是“學校設有對學生進行很多關於應尊重誠實等的道德行為的教育”。1985年美國各級學校少女分娩者達75萬人,學生吸毒在全國是普遍的,造成這一空白的原因是:60年代美國最高法院作出決定,在學校婺T止宗教活動。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形成的政治和社會的一致性,經過越南戰爭而分崩離析。在學術界,社會科學的崛起和在學校課程中文化多元論的興盛,都使各級學校逐步削減廠對學生應該進行的價值觀念和倫理道德的教育。目前,美國學校也在進行道德教育,今天的德育中心含義:生活是一種“旅程”,在這一“旅程”中,要求人在處理“善”與“惡”兩大問題的同時,還要特別注意自己的品德和性格。但有的學校把“旅程”的德育內涵抽掉,只對學生進行技術培訓,因為“美國的天堂是勞動市場”.而且學生們對於德育.對於“善”與“惡”,“品德”與“性格”,甚至“民主”等字眼都抱著懷疑的態度.認為這一切只不過是說教而已。因此,哈佛大學的一位兒童心理學家說:“我根本不知道是否能對學生進行道德教育,也不知道“美德的真正涵義”。“德育”的空白引起家長、教育工作者和政界人士的嚴重關切,他們越來越感到學校需要向學生們進行認真的道德和價值觀念的教育。教育部長貝內特和紐約州長丘奧莫也都強調學校責無旁貸地要“對學生進行道德教育”,“學生們應該學習愛你們的鄰居”這類基本的價值觀念,青年一代正是沒有受到傳統價值觀念薰陶後缺乏道德修養。目前,美國一些學校對學生進行的道德教育分兩個方面:一是性格教育;二是講授社會和民主的價值。性格教育主張培養學生們的正直、誠實、勇敢和善良的品格。性格教育的倡導者希望恢復美國奠基者的理想,即一個社會單純依靠法律是無法存在的,還必須從人民的美德中吸取力量。關於社會和民主價值,一種新的理論已在形成。10年來,美國學校總在強調美國社會的多元化和文化上的多樣性。現在有比較多的教育工作者感到。必須讓學生懂得民主的內涵.向他們講授“公德”、“聯合”的意義和尊重不同的意見,學校還要求學生集體學習,行將畢業的高年級學生要為社會服務75小時等等。還有一些教育工作者強調在高等教育中智育和德育應該並重。這些人認為,高等學府的教育無論在智育上對學生提出怎樣嚴格的要求,而如果忽視德育,則是不完全的教育,要是不再度同時注意德育和智育,則美國難以解決的問題會有增無減。

    日本70年代以來提出三大改革:經濟、財政、教育。中曾根首相親自掛帥,組織了臨時教育評議會,專門研究教育改革的對策,臨時教育評議會兩次諮詢報告,都把強調德育以克服學校教育出現的教育荒廢等種種弊端,為培養21世紀的日本人放在極重要的位置而An以專門的研究。1983年12月,中曾根指出:“為培養完美的社會成員”,必須加強對青少年的“品德教育”、“紀律教育”、“道德教育”。1984年2月6日,他再次提出:“要對學生進行崇高的理想、社會公德、豐富的個性等道德教育,不要只偏重知識的教育。”日本一些學者認為,輕視德育投資的思想“值得反省”,只有重視德育投資,才能使日本經濟得到“高速度的發展”。

   英國、聯邦德國的一些企業界人士和學者也認為,只有不吝惜在德育上花錢,才能使智力更有效地發揮作用,德育投資並不是“非生產性的投資、它會很快地得到經濟償還”。

    蘇聯一直堅持對學生進行思想政治教育。在8D年代中期開展的教育改革中,蘇共中央對教育改革作出了兩項決議,其中對進一步加強德育提出了新的要求01987年3月公佈的蘇共中央關於《高等和中等專業教育改革方針》中專門有一段講了德育。文中指出“學校的全體教學人員,党、共青團和工會組織、都負責有加強大學和中專學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勞動教育和道德教育以及培養大學生的公民意識的使命.要使黨、蘇維埃和經濟機關的領導人員積極參與對學生的思想教育工作.應大大提高馬克思列寧主義教學的思想理論水平和教學法水平,這是培養蘇維埃專門人才科學世界觀的現實基礎。”

    當今世界許多國家重視對學生德育的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社會發展中,精神文明的發展跟不上物質文明的發展。也就是說,高度物質文明出現後,必須要求人的精神面貌的急劇變化,要與一部分傳統觀念發生矛盾。如何建立適應高度物質文明發展的文化道德,如何正確對待傳統的文化道德,處理好繼承與發展的關係,這就必須重視德育。

是學校教育中的脫節,即學校教育跟不上社會變革的步伐、德育跟不上社會發展變化的需要,因此,學校應加強德育來改變這種不適應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