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同認識世界教育改革的歷程

( ) 教育是國家振興、經濟騰飛的源泉

   

有些國家和地區由於戰爭的創傷,經濟遭到嚴重破壞.國家處於危亡之中,在這生死存亡的關頭,如何復興國家、治癒創傷呢?答案是:依靠教育,喚醒民眾,提高勞動力素質。
   

19世紀初葉,普法兩國爭霸於歐洲,1806年爆發了普法戰爭,吉果普魯士大敗,只得割地求和,簽訂城下之盟,普魯士處於危難之中。當時普魯士哲學家菲希特挺身而出,提出國民教育,以拯救國家危亡。菲希特於1807年至1808年間,在柏林作過14次公開講演,鼓吹教育救國思想。他在演講中說,普魯士之失敗,是由於國民缺乏愛國精神,缺乏民族意識,人人自私自利,以致意志不能集中.力量不能集中,而為法國擊敗。他認為德意志的復興,要從教育上去奮鬥。他主張用教育的力量,喚醒全國民眾,放棄自私自利的心理,發揮愛國的熱忱,在普魯士邦的領導下,團結一致.共謀祖國的復興。由於菲希持的鼓吹,當時德國政府積極振興教育,厲行普及國民教育,出政府設置學校,免納學費,強迫入學受教,並以本國語文、本國史地、本國詩歌、音樂,來激發國民愛國的熱忱.恢復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同時國家設置師範學校選拔優秀青年.施以嚴格訓練,培養健全的師資,來陶鑄愛國的國民。經過60多年的生聚教訓,終於在1870年戰勝了法國,于1871年建立了統一的德意志帝國。

    丹麥是北歐的一個小國,土地偏狹而貧瘠,缺乏天然資源.人民以農業為主,農業人口約占七分之三。1864年,普魯士入侵,丹麥無法抵禦,乃割地求和,喪失了五分之二的國土,當時丹麥對外貿易停頓,農村瀕於破產。丹麥歷史學家葛龍維目擊時艱.認為唯有教育全國民眾,激發民眾自尊自信的民族精神,喚起民眾愛國的熱情.才能挽回劫運。他計畫設立“民眾高等學校”,招收18歲以上的民眾,施以民族精神教育。在這種學校堙A他也是主張教本國語文、本國歷史、本國詩歌和音樂,使民眾回憶過去光榮的歷史,恢復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激發愛國的熱情,來復興民族。由於葛龍維弟子們的努力,葛龍維的理想逐漸成為事實1870年,全國有民眾高等學校50所,招收青年民眾,施以民族精神教育.到1929年,丹麥民眾接受此項教育者,約有三分之一,其結果,不僅丹麥民眾獲得民族的自覺,恢復民族自尊心與自信心;而且造成國民經濟的繁榮,使得丹麥成為北歐的一個模範農業國家。

    日本是我國的鄰邦,現在已成為世界經濟強國,這也與其長期來重視教育有關。對此,我在《高等教育與人才開發》——文中已作了介紹。自“明治維新”以來,日本進行了三次大的教育改革,對日本社會和經濟發展起了重大作用。第一次是1868年“明治維新”後提倡實行“新教育”,以求振興王室。這次教育改革是在“富國強兵”的口號下由明治政府倡導進行的。其目的在於模仿西方教育經驗,建立日本的近代教育體系。1872年,正式頒佈了《教育基本法》,規定教育的宗旨是訓練為國家發展作出貢獻的公民,其基本原則是做到“邑無失學之戶,家無文盲之人”,把教育看成是每個公民應負的責任。為此,1872年,日本仿法國制度,分全國為八個學區.每區沒大學一所.每一大學區內分32個中學區,每區設中學一所,全國共有中學256所,每一中學區內設210個小學區,每區設小學1所,全國共有小學53760所。明治6年,日本有公文小學
795所,私立小學4563所。明治12年,全國有中學780多所。由於日本很早就重視教育事業,對國民素質的提高起了重大作用。明治18年(1885年)以後,日本以中國為侵略對象,倡導國家主義教育,以培養“忠君愛國”的國民,對日本人民的思想有很大的影響。在以後的兩次侵略戰爭中,即1894年的中日戰爭,1904年的日俄戰爭,日本都獲得了全勝,與教育不無關係c正如當時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所說:“此次戰勝之功,歸於小學教育”。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躍而列于世界強國之林,與日本第一次教育改革所推行的新教育,以“培育健全國民、建設現代國家”有密切的關係。中日甲午戰爭後,中國向日本賠白銀一億兩,日本把這筆鉅款用來辦教育。當時的明治天皇說:“這筆錢一分也不許瞎花掉,全部用來辦教育、辦小學,就是最偏僻的農村也要辦一所像樣的小學。”(1989年2月10日《人民日報》海外版)

    第二次世界大戰給日本帶來深重災難,怎樣來恢復和建設國家,教育家們就提出首先要恢復和重建自己的教育.讓孩子們讀書學習。他們認為:“要使日本復興,除教育以外別無它途。我們由於進行戰爭而使國家荒蕪,沒有任何東西可以留給子孫後代,但是至少希望他們受到卓越的教育。”有些人深刻地指出:不考慮立即著手恢復教育是不行的,因為若干年後,國家沒有懂文化的科學人才,就無法恢復經濟建設,培養人才是一個週期很長的過程,沒有20年的時間是拿不出合格人才的,而缺乏這種預見.不及早做出準備.終歸要吃虧。他們說,即使吃不飽肚子,也要勒緊褲帶把教育事業辦起來。政府沒有資金,可由民間集資相助,先把小學恢復起來。教育家們的呼籲,得到許多熱心人的回應,人們節衣縮食,籌集資金,在廢墟上因陋就簡地重建了學校,許多教師義務上課,找出他們保存下來的課本和資料教起課來。

    日本政府在經濟處於極為困難的情況下,於1947年制定了《教育基本法》和《學校教育法》,把義務教育的年限由6年延為9年。二次大戰後,世界進入了第三次技術革命時期,而日本的技術水平卻嚴重落後于歐美。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日本從抓教育、提高勞動力素質人手。他們非常重視初等、中等教育階段的產業教育和理科教育,先後於1951年和1953年分別制定了“產業教育振興法”和“理科教育振興法”。制定“產業教育振興法”的目的,是通過產業教育使學生確立正確的勞動態度,獲得產業技術知識,並養成其發明創造的本領。根據這一法律,日本逐步完善了高中產業教育的設施和設備。制定“理科教育振興法”的目的,是通過理科教育,使學生獲得科學知識和技能,養成科學態度,並培養他們發明創造能力。60年代以來,日本的商品質量高、造型新,打入了國際市場,經濟高速發展,進入世界發達國家行列,均與重視教育、培養人才有關。

    再以我們中國的臺灣為例。在國民黨統治時期,由於不重視教育,導致經濟崩潰、通貨膨脹、政府腐敗、民不聊生,最後被人民趕到臺灣。但國民黨到了臺灣後,吸取了在大陸不重視教育的教訓.大力“實施計畫教育”.普及義務教育,產生了振興經濟的力量。蔣介石對教育的重要作用是有所認識的。1935年9月8日,蔣介石在一個報告中說:“現代國家的生命力是什麼?第一就是教育,第二就是經濟,第三就是武力”。“現代國家的生命力,由教育、經濟、武力三要素構成,教育是一切事業的基本,亦可以說,教育是經濟與武力相聯繫的總樞紐”。“為什麼我們的經濟不僅不能繁榮建設,而且國民經濟口益凋弊,國計民生日益艱苦呢?為什麼我們的武力,不足以抵徹外侮、保全領土、復興民族呢?就是因為自民國成立二十多年以來,都沒有真正照著建國的方法,來努力培養這教育、經濟、武力三種的生命力,所以直到現在,國家還只有一個形式,而沒有真實的力量,始終不能建設起現代的國家”。蔣介石還說過:“教育界是社會的領導者,就是社會的教師,所以我們要改造社會,非從教育界做起不可,如果不重視教育,而在旁的地方枝枝節節去做,那決不能得事半功倍的效力”(1932年1月8日《救國教育的要點》)。

    儘管蔣介石當初對教育的地位和作用的談話非常漂亮,但只不過是紙上談兵,並未付諸實踐。然而他逃到臺灣以後,反省了失敗的原因在於沒有抓教育。1950年9月3日,他在《教育與建國的關係》一文中說:“我覺得我們在反攻大陸時期,最重要而又最值得研究的是教育問題c我們這次大陸失敗何以會悲慘至此呢?我在這兩年來失敗之後,檢討所得的結果,認為我們最大的失敗,就是在教育和文化”,“只因為我們多年來教育的失敗,所以造成了此次全面失敗的主因”,“政治、軍事等項的失敗,其影響無非是一面和一時的,只有教育的失敗,則其影響將及於整個民族,而且決非短時所能補救的”。國此,國民黨到了臺灣以後十分重視教育事業,“有識之士無不盼望教育作全盤性的改革,使能適應生活之需要”。1949年以後,臺灣在教育改革上採取了以下措施:“實施計畫教育”,其口號是:“教育應視國家需要,有計劃有目的地造就人才”。首先制定了各種法規、計畫、方案,建立制度,使教育事業趨向制度化。普及義務教育,增加教育投入。臺灣在50年代普及6年制小學教育,1968年起實施9年義務教育,1954年學齡兒童就學串達90%,1984年達99.8%。近年來,臺灣還在規劃以職業教育為主.延長義務教育為12年,以解決未滿18歲而未能升學成就業的初中畢業生的升學問題。臺灣很重視教育投資,1983年,共投入918億6千萬元(新臺幣)約合24.14億美元,占總預算的18.05%,占國民生產總值的4.61%。提高師資的學歷水平和文化素質。60年代以來,逐步將中等師範學校改為師範專科學校,使小學教師達到大專水平,初中教師由本科師範院校畢業生擔任。80年代中期以後,又將師專升格為師範學院,使新補充的小學教師逐步達到大學本科水平。重視職業技術教育,培養實用人才。臺灣十分重視中等教育階段的職業技術教育,70年代以來,初中畢業生升入高中人數平均在20%左右,而升人職業中學的在40%左右,到了80年代.高中入學人數已降至十分之三,職業中學入學人數則在十分之七以上。在高等教育中,臺灣重視高等專科教育,全省105所大專院校,其中專科學校有77所。加強維行“建教合作”,推動大專院校和職業學校與廠礦及其他生產機構雙方實行合作,規定生產事業機構得選符合人學條件的職工參加入學考試,並獲從寬錄取,得以委託或合作方式,洽商學校代為培養所需專門人才或技工,得提出有關業務問題委託學校代為研究而補助一部分或全部經費,雙方得互相利用設備等。由於臺灣教育事業發達,為提高勞動力素質、經濟振興作出了巨大貢獻。